刘峻宾:一周年的唏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刘峻宾:一周年的唏嘘

    刚过的11月17日,据说是新冠肺炎(2019冠状病毒疾病)的一周年,能够在这场灾疫中侥幸不被感染,无病无痛地生存下来,如获新生,如今回首,叫人不胜唏嘘,当然,这唏嘘中也包括我。



    去年的11月17日,一名55岁湖北省男子证实确诊,是中国首名新冠肺炎患者,在他之后,中国当局每天都有至少5起确诊病例,随着瘟疫这雪球滚一滚,形成大流行,全球至今超过5727万人确诊,死了超过136万人。

    1100万武汉人的76天封城战疫是怎么过的,惊心动魄的画面,全球人都在看,看着按下暂停键的城市,弥漫着恐惧和绝望的空气;但4月8日的解封,我们也看到一个英雄城市的浴火重生。

    繁华景象得来不易

    记得去年11月18日,大伙儿在大马道理书院安排下到了武汉一游,我们当时并不知道,在我们抵步前一天,就有人因为患上新冠肺炎,成了全中国首例。

    那时,我们每天的酒店早餐依旧吃着热干面、赏黄鹤楼、游东湖,那里的人群川流不息,还有沿街叫卖的商贩,我们和他们一样,原来这一切已经在病毒蔓延过程中慢慢消失,后来才感受到这些繁华得来不易。

    从武汉回来以后,可能遭寒气入体,萎靡不振了好几天,身体特别怕冷,后来体温上升至38度以上,维持了3天,喉咙也疼痛,主动到专科医院看诊。

    拿着号码牌等候看诊前,刷了刷手机看看武汉新闻,无意间发现原来当地陆续有冠状病毒传染的现象,于是要求医生为我进行鼻咽拭子检测流感(那位锡克族医生还不知道武汉有这种病例。)

    有人漠视病毒威胁

    幸亏,我的流感检测结果没呈阳,逃过一劫,后来靠中医疗法自愈,今天才得以欣慰地告诉自己,幸亏当时没成为大马第一个染疫者。

    跨过染疫,也经历了难熬行管令的人们啊,我们理应变得和武汉人一样,更加强大,更加懂得保护自己和家人,但遗憾的是,即使今时今日二度行管,还是可以看到不把疫情当一回事的“铁齿人”(固执的人)。

    我已经在担心,明年华人农历新年,我们是否能春暖花开、云散月明,还是再迎来一场泣鬼神的浩劫?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