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泰利(中国报执行编辑“体育”):原来,评论可以这样写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姚泰利(中国报执行编辑“体育”):原来,评论可以这样写

    每天我都习惯性先到公司食堂吃个早点,在柜台点餐的时候,我也习惯性瞄一下食堂内侧。



    我在搜索一个身影。

    果然,他始终出现在食堂里,挺直坐在从食堂外看过去的右边角落,或一个人,或与其他同事同桌。

    食堂里右边角落

    他说话总是低声细语,不是很靠近或面对着他的话,还真的会听不清楚,我总是在想,还有说话这般轻言细语的男子,少见。

    那是我在南洋商报服务的时候,那个时候,对于“总编辑张木钦”这样的一位人物,早已耳熟能详,哦,不,应该是是如雷贯耳,真的。

    张总身躯蛮高,加上瘦削,以致他给人留下整体比例均匀的印象,这是我跟当年几位同事的观感。

    对了,他不止说话轻声柔细,且谈吐不疾不徐,一位同事就说,跟张总说话不会有压迫感。

    张总在国内文化界享有“张大侠”的美誉,想必源自他以深厚文字底蕴创作出来的评论风格和特色;这么多年以来,我欣赏的本地评论作者有三,一是许光道,一是杨白杨,而张总,是我后期拜读评论后的压轴收获。

    说到“大侠”,我的具体意念是踏雪无痕、侠骨柔肠,或背着弯刀,或持着装酒的葫芦,或系着利剑,或藏着暗器,浪荡江湖,孑然一身。

    但张总可不是,他有那么多各阶层和身份背景的读者追捧他的评论,泪中带笑,笑中有泪,文短意宽的评论。

    张总给我一个很强烈的印记,他身上总散发出一股文气(至少对我个人来说是这个感觉),这肯定是他多年来在文字里默默耕作、潜移默化以后,孕育出来的一种特质,加上潜心阅读和酝酿,这文气,复制不得,学习不到,转移不来。

    喜欢张总的评论,那是因为对我而言,三五百字就完成一篇“虚是赞实是弹”或“似弹实赞”的评论,只需一个字就可以讲完:绝。我总是赞叹:原来,评论可以这样写的。

    感激有这份确幸

    作为张总的前下属和读者,我很感激有这一份确幸,在他走出中文报业以后,仍然孜孜不倦写评论,好让我的渴,继续得解。

    直到11月20日,他离开了我们。

    但要忘记短小精悍,深入浅出的评论幕后的那一瓢文思文采,谈何容易?

    “张大侠”自此告别红尘,他的格调文风,难舍难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