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碧富(南洋商报前董事兼前总执行长):名震业界 后辈景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李碧富(南洋商报前董事兼前总执行长):名震业界 后辈景仰

    老同事张木钦是当年报界公认和推崇的才子。从他的文章,可看出他对时事的分析能力,以及对论点的掌握能力。他文字的简练可说一时无人出其右。



    我于1965年进入南洋商报当见习记者,当时张木钦已是南洋商报主要的国内新闻版(行内话是Page 3),即马来西亚国内新闻第一版的编辑。当时我是小记者,就知道他是名作家,大编辑。

    我小他8岁,他该是比我早六、七年进报馆,我一直都对他非常景仰。

    我当记者约八、九年后,已算资深记者,与他有更多接触,不少时候会与他讨论新闻。每当采访回来,也会向他报告情况,或者我们在赶着处理新闻时,他也会过来了解情况。

    后来我离开南洋商报前,已是副广告经理,因为要衡量广告量和新闻版位,需要与他开会沟通,时有工作上的来往。

    我离开商报约10年后,于2000年4月回归时,他已经离开商报,也到过通报任职,随后就离开报界。

    当时,南洋商报需要像他这样的写文章高手,在这之前已有总编辑、副总编辑邀请他撰写专栏,但皆不得要领。

    我回来当总经理(后来称总执行长)后,亲自上门向他说项,以“念在大家都是‘老南洋’,即南洋商报老同事份上,希望他多多支持”作请求,终于说动他撰写专栏,开始了他最著名的专栏──“见虎烧香”。

    常以日文问候开场白

    当他愿意撰写每周一篇800字至850字的专栏稿时,并没问稿费多少,而是爽快答应。但是,我特批每篇400令吉,这在当时应属报界最高稿费之一了。我记得他领到稿费时,还问我是否算错?怎么会这么高呢?

    我们一直都有来往,有时我会向他催稿,去他家里聚一聚聊聊天。

    我和他共事时,彼此常爱以一句日文做为问候的开场白,这句话就是“哆索友罗斯故”(音似Dosoyoulosku),有着“你好,请多多关照”的意思。

    我再次离开南洋商报后,起始两三年与他还有联络,偶尔也会托人在中秋佳节时送上月饼,聊表心意。后来,我到外地从事小生意,就鲜有联系了。如今听闻他往生,我感到非常难过和惋惜。

    (本文为李碧富口述,潘有文笔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