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书宏(南洋商报东海岸前新闻主任):永远的老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翁书宏(南洋商报东海岸前新闻主任):永远的老总

    江湖从此没有了“张大侠”,但“第一笔”的位置,相信将永远保留给他。



    “江湖第一笔”永远是张木钦,因为这是江湖和道上朋友的尊称,唯独他。

    江湖上,报人很多,老总不少,但第一笔只有一位。

    沾点光,这位大侠前辈是我老总。

    由于对写作和新闻的响往和兴趣,离开学校后,我从家乡龙运北上瓜拉登嘉楼谋发展,在获得南洋商报驻瓜登办事处专职记者林杨枫兄推荐下,于1986年11月16日去函申请担任通讯员,不到一周,同月21日即获得商报时任总社采访主任张赐兴兄复函接纳,表示任期于12月1日生效,让当时还想再申请别家报馆通讯员碰碰运气的我,在又惊又喜下,欣然接受了下来。
    于是根据赐兴兄的指示,我填写了简单的记录表,再附上两张近照供制作记者证用途。

    在等着记者证的同时,我也在杨枫兄指导下,开始出任了以稿计酬(新闻稿每千字8元、特写稿每千字10元、照片每张5元)的通讯员生涯,展开了采访、拍照、写稿、寄稿、传稿等,一面摸索学习,一面汲取经验的工作。

    当时商报的总编辑就是张木钦。他是在1987年3月16日正式签发记者证给我,正式委任我为商报驻瓜丁区的通讯员,证件上有他的红色方印和签名,同时注明证件有效期限为两年;两年过后,我把原证退还,老总再次签发更新后的新证件给我。

    老总也在1987年5月22日再发函给我,宣布从同年6月1日起,委任我为“全职通讯员”,在稿费另计情况下,享有每月150元的固定津贴,让当时的我有点喜出望外。

    值得一提的是,由老总在1987年签发给我的更新版通讯记者证,也是我在商报的最后一张通讯证,在瓜登3年后,我在当时东海岸办事处主任欧阳松推荐下于1989年杪被调升到关丹出任专职记者,从此展开了专职记者生涯。这张通讯员证,由于无需更新,我便一直保留迄今。

    张木钦于1987年5月22日亲笔发函委任作者翁书宏为驻瓜丁区“全职通讯员”,函中可见张总字体工整有力,字如其人,正直正义。
    早期的南洋商报记者证外观。

    华文报人的铮铮铁骨

    从我出任通讯员到关丹任专职记者,张木钦一直都是商报的总编辑。

    从我踏入商报第一天开始,直到后期老总离开商报,他给我的印象一直都是正人和正义君子,处事非常认真,严守新闻作业,重大新闻与责任把关,都是亲力亲为。

    但身为老总,他太忙碌,很多时候我们这些身在外坡的记者并没有机会接触或接到老总的电话,非必要也不“打扰”他,反而是常接到总社采访主任或新闻编辑来电,通过这些编采高层主管口中,得知老总对我们新闻工作上的要求、意见和赞许等等。

    但老总在商报期间给我印象最深刻和尊敬的,是他一直不断抓紧坚持的编采独立方针和立场,他主张新闻的编采和呈献处理必须新闻至上,以好的新闻和副刊内容来吸引读者,终始是他一生从事新闻工作,尤其是出任老总后的终身理念!

    由于老总的坚持,使到他有时候难免与部分业务部主管或高层的关系出现一些“紧张”,甚至不愉快。

    但这并无损他一生从事新闻工作30多年来,从记者、编辑、主笔到总编辑等岗位上的坚持和立场,以及华文报人的铮铮铁骨!

    老总一生报人,忧国忧民,忧华社忧华教,总是第一时间路见不平,最快时间拨刀相助。

    老总报人一生,绝杀处处,包括《从旁杀出》、《流花亭》、《探花亭》、《天上人间》和《见虎烧香》等等,晚年退而不休,隐居甚至后期抱恙中仍不改侠士本色,通过脸书针砭时事,仗义执言,并通过《薄批细切》等专栏见报。

    本月1日我还在老总脸书上留言:老总生日快乐,身体健康,心想事成。20日却传来老总离开的短讯!

    “江湖第一笔”终于搁笔。

    走好,永远的老总。

    张木钦于1987年5月22日亲笔发函委任作者翁书宏为驻瓜丁区“全职通讯员”,函中可见张总字体工整有力,字如其人,正直正义。
    张木钦以南洋商报总编辑身分签发(更新)记者证予作者翁书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