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Uncle Kentang吗?” 送餐员 留义款 匆匆走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你是Uncle Kentang吗?” 送餐员 留义款 匆匆走

    (吉隆坡26日讯)“你是Uncle Kentang吗?”年轻外送员在确认马来西亚人民社警总会长关志庭身分后,即给了100令吉,指是给有需要的人,没留下名字、联络就骑着摩哆赶着去送餐。



    关志庭周三在其“马铃薯叔叔日志 Uncle Kentang“面子书中,道出一位年轻食物外送员捐款经过,获得许多网友赞扬。

    年轻的外送员在捐助了100令吉后,没有留下姓名,就匆匆忙着去送餐。
    年轻的外送员在捐助了100令吉后,没有留下姓名,就匆匆忙着去送餐。

    关志庭接受《中国报》记者电访时说,周三晚上在蒲种市中心用餐时,一位年轻的Food Panda外送员,突然问他是不是“Uncle Kentang”。

    他指出,对方确认其身分后,直接塞了100令吉给他。

    “当时我相当惊讶,他回答说,是要给有需要的人,对方没有留下姓名,就骑着摩哆赶着去送餐,这也是我首次接获外送员捐助的款项。”

    关志庭也曾接获一位年轻的巫裔男子求助,因受到疫情影响失去了工作,也因拖欠租金而面对将被房东驱赶的情况。
    关志庭也曾接获一位年轻的巫裔男子求助,因受到疫情影响失去了工作,也因拖欠租金而面对将被房东驱赶的情况。

    关志庭曾多次遇到一些普罗大众掏钱捐款的义举,虽然有时所捐的款项不多,但他们默默帮助社会中有需要的一群,让他感动。

    有时,他是在一些不同的场合遇到捐款者,他也不认识他们,捐款者也只是在面子书或者是在新闻中知道他这位人物,也是不认识他。

    他指出,捐款者通常在掏出数十令吉至数百令吉给他后就默默的离开,也没有留下名字。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也有许多人受到影响,家庭陷入困境,需要大众援助。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也有许多人受到影响,家庭陷入困境,需要大众援助。

    他说,从捐款者的衣着知道他们是从事一些薪金不高的工作,虽然他们能捐助的款项有限,但却愿意协助一些比他们更困难的人。

    “曾遇过一位年龄6、7岁小孩子,是由妈妈带来,捐出了300令吉红包钱,希望能帮助有需要者。”

    他说,从新冠肺炎疫情以来,有许多人受到影响,收入减少、失去了工作,造成家庭生活在贫困的情况。

    他指出,每一天都有许多居民、公众到他家领取粮食,每一天最少也有5、6人,需要协助的人数是比疫情还要多。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