车模被骗 当女优 拍片被数十人围观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车模被骗 当女优 拍片被数十人围观

    (东京27日综合电)时光往回倒10年,2010年,在日本东京街头,一名女孩即将坠入地狱。那是一个夏日。女孩正准备赶往车展,开始工作。她是一名车模。路上,她被一名中年男人拦下。



    “你好,我是星探,有人说过你有明星脸吗?”女孩先是一愣。后来竟被男人说服,糊里糊涂就跟着对方去了经纪公司。

    10年前。日本星探街头找新人不是怪事,很多巨星最初也是在街头被挖掘。到了经纪公司,女孩没察觉什么异样。她很快签下了合同。美滋滋幻想着,自己马上要踏进梦想中的娱乐圈了。

    很快,女孩接到公司派来的第一份工作。她欣然前往。到达目的地,却发现是AV拍摄现场。这下,她才恍然大悟,和自己签约的公司,压根不是模特经纪公司,而是AV合作社。她想逃。

    却被20多个男人围了起来。他们软硬兼施,一边用天价违约金恐吓,一边试图脱下她的衣服。女孩别无选择。她最终就范,被迫拍摄了第一部AV。

    此后,她的人生一分为二,A面是AV女优香西咲。作品火爆,风格胆大,业界劳模,伴随无数男人入梦,但B面却是被奴役的赚钱工具,拍AV非她所愿。

    她一直在找机会,脱离公司的操控,但公司早有准备,天价赔偿,隔离外界,心理施压。香西咲以为,她的人生完蛋了。“我只能听他们的,不然就摆脱不了这一切。”因为持续拍摄,她得了严重抑郁症。她总是失眠。下了班后,状态基本是呆滞的。

    后来,经纪公司变本加厉,香西咲被要求和一些陌生人陪睡。她终于崩溃,5年间,她已经拍摄超过50部作品,身体早已伤痕累累。

    “陪睡事件”成了导火索,让她决心曝光经纪公司的黑幕。她从黑夜里出走。踏进了闪光灯下,向世人展示自己不堪的过去。为的是揭露AV界的黑幕。

    受害者开始出现

    香西咲的勇敢,很快得到了回响。不久后,另一名退役的AV女优也站了出来。她叫星野飞鸟,她和香西咲同属一家经纪公司,连经纪人都是同一个。

    2010年。香西咲被骗拍AV不久后,星野飞鸟也成为这个经纪人的目标。当时星野飞鸟是写真偶像,可爱、纯真的外形,颇受杂志欢迎。她没想过下海,一心想把写真偶像当做跳板,踏入正规娱乐圈。

    后来,这个经纪人找到星野飞鸟,假意要栽培她,还非常真诚地给出了具体方案。星野飞鸟非常高兴,以为自己终于被发现,便签了约。

    和香西咲一样,星野飞鸟很快也发现,自己被经纪人欺骗了。她当时抵死不从。经纪人也没好脸色,直接进行恐吓。

    “签约你已经花掉了我1亿日圆(约390万令吉),如果你不肯拍,我就告诉你爸妈,让你爸妈还钱。”星野飞鸟听到后,整个人都吓傻了。她太害怕父母知道,最终只能接受现实,接受AV拍摄。

    拍摄过程中,她崩溃大哭。但没人在意她的感受,仿佛她越哭得惨,情景就越真实。作品出售后,果然大卖,星野飞鸟成了公司力捧的新晋AV女优,然而没人知道的是,令人兴奋喷血的AV是真事。那是一场公开的性侵。

    下海3年,星野飞鸟无时无刻都在反抗。她总是不配合,为了让她走投无路,经纪人竟将她的个人资料公开。还告诉她的父母,女儿正在当AV女优。

    父母无法接受,震怒之下和星野飞鸟断绝了关系。后来,星野飞鸟患上了严重的恐惧症,她多次崩溃自杀,好在都被当时的男友救了下来。

    3年后,因为人气不复从前,星野飞鸟失去了利用价值,她被公司退役,终于重获了自由。她回了乡下,过着隐姓埋名的生活。一次机缘巧合,她看到了香西咲的采访,这才知道,原来有别的女孩,和她遭遇了同样的惨痛,她心里的伤再次裂开。

    挣扎一番后,她决定以真名示众,向曾经的经纪公司宣战,这是她唯一的重生之法。直面伤痛,迎风翻盘。

    姐姐妹妹站出来

    在两人的努力下,被迫下海的AV女优们纷纷站了出来。她们形成一支队伍,冲击着看似平静和谐的AV演艺业。

    同一年。NHK上映了纪录片《我被逼拍AV:被瞄上的普通女孩》,把话语权交给受害者。

    被迫拍摄AV的求助数据,首次被公开:2014年是36件、2015年是62件、可怕的是,2016年仅到7月份,已经超过62件,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更多受害者因耻辱感,压根不可能求助。

    东京都内。女性支援团队光明之宫,近年来接收到的被迫拍摄AV个案,呈现剧增现象。短短3年,已经有超过150个女孩谘询。

    这些女孩多数20出头,要么在籍学生,要么初入职场。

    光明之宫的代表藤原志帆子表示:“没想到普通女孩会成为受害者,过程完全充斥着暴力、胁迫和欺骗。”

    由于经济萧条+行业蓬发,在日本,AV经纪公司间的斗争已经到了白热化阶段,为了抢占资源,他们走上街头,将枪口对准年轻女孩。仅仅因为,这些女孩年少无知,且能成为廉价劳动力。

    女优养成暗黑兵法

    女孩们究竟是如何沦陷的?纪录片里。一名不露脸的经纪公司职工,透露了他们的套路。

    第一步,筛人。很多人以为,经纪公司会以“美貌”作为选人第一标准。但实际,他们更在乎个性。来自乡下,衣着朴素,不怎么化妆,用地方口音,最好拖着行李箱走在街头。

    这样的女孩多数刚从乡下出来,对大城市很陌生,很容易中套。而且,中套后几乎无法逃脱。据藤原志帆子说:“有些女孩甚至连成人录像都没有看过。”日本性教育匮乏一直很严重,而这也成为了经纪公司诈骗的最佳前提条件。

    第二步,签约。一旦女孩愿意跟经纪人走,计谋几乎等于成功,她会被带到经纪公司,多名工作人员会围上来,然后天花乱坠一顿夸。讲解合同只讲好处,弱化不平等条款。更恐怖的是,他们会大玩文字游戏,把“拍摄成人内容”,改成“有时会面向成人”,“成人录像”4个字,甚至压根都不会出现。

    签约策略是快。从经纪人带女孩进公司,到签订合同绝不会超过30分钟。压迫的氛围会让女孩紧张,压缩的时长也会让女孩急促。接受采访的女孩,无一例外都觉得,自己当时就是懵了。

    “仿佛不签约就错失大好前程。”

    她们根本不知道,面试过程都是经纪公司精密推演过,只要她们去了,几乎逃脱不了。

    第三步,恐吓。忽悠签约的女孩,第一次拍摄都是被迫的。当她们来到拍摄地,发现拍摄的居然是AV时,都会坚决拒绝。

    然而,拒绝是无意义的。因为,签约的合同早已把陷阱埋好。首先是巨额赔偿,几百上千万,乃至上亿日圆的赔偿款,只要不从就要赔。

    会掉进陷阱的女孩,多数很年轻,压根没有能力偿还。其次是通报家人。签约时,经纪公司会以缴纳资料为由,采集女孩的详细资料:电话号码,身份证明,家庭住址,家庭成员资料。

    事无巨细,都记录在案,为的就是恐吓,只要女孩不愿意拍摄,那么赔偿款就会通报到家人那里。经纪公司还会联合黑社会进行骚扰。

    第四步、洗脑。面对个别坚决抵制的女孩,经纪公司还会出新招。同化洗脑,经纪人会邀请女孩参加公司的聚会。聚会上,让公司里的AV女优、女工作人员当说客。

    “拍AV没什么大不了的。”、“这是最好的赚钱方法。”、“大城市里,没人会歧视AV女优。”、“你看某某某娱乐圈的女明星,之前也是拍AV的哦。”

    见识浅薄的女孩,哪能受得住这番劝说。慢慢地,她们放下了心防,想着起个艺名,拍几次片,就能摆脱现在的困境,谁知,等待她们的却是无底深渊。

    一个化名为明子的女孩,在纪录片里说出了当初恐怖的经历:第一次拍摄后,她被公司实施了囚禁,她不能离开拍摄现场。休息时间还被要求,必须赤裸着身体走动。

    一部接一部拍,在镜头面前,她和陌生男人发生着性关系,现场还有十几人观看着。无论她如何求饶、崩溃痛哭,得到的都只有冷漠。

    有一次深夜。拍摄完毕后,明子的精神彻底陷入癫狂,她疯了似的冲向电梯,全然不顾,自己是裸体的状态,但最后还是被抓回拍摄现场,继续进行拍摄。渐渐地,她变得麻木。已经完全失去反抗的动力。

    横滨警察局调查员茅原毅一郎,曾经协助过很多受害者取证,说起这些女孩,他最深刻的印象是——都有非常强烈的负罪感,她们会把掉入陷阱视为自己的错,因为觉得愚蠢,也鲜少有人会在出逃、退役后选择报警。在她们眼里,这是一生的污点。唯一能做的,便是掩盖。

    为何总有新受害者?

    上当的女孩为何这么多?或许很多人肯定以为,是虚荣心在作祟,因为做着不切实际的成名梦,才会落入有心人士的陷阱。

    然而,这并非真相的全貌。事实上,大部分被骗的女孩,都有同一个特征:那就是,穷途末路。而且,这种“贫困”是针对女性存在的。

    纪录片《女性的贫困:“新型连锁”的冲击》里,曾给出过一组可怕数据:超过81.5%的女性非正式工,年收入不足200万日圆(约7.81万令吉),年龄集中在15~34岁。

    看到这个年龄跨度,你肯定很吃惊:15岁?不还是学生吗?然而,在日本很多未成年女性已经当了妈。

    纪录片里,还列出了一个残酷对比。在全球的发达国家中,日本单亲母子家庭的贫困率,位居榜首。为何特指“单亲母子家庭”?难道跟着父亲,孩子命运都会不同吗?

    的确如此。日本的文化氛围,早已为女性设下了多重难关。一方面,主妇教育盛行。女孩从小会被教育,长大后要相夫教子。人生重心放在家庭,很多女孩压根没有自我意识,也不会在自我发展上花费精力。

    而且,这也是她们家人认可的。这种根深蒂固的观念,导致女性很难摆脱他人,活出自我。另一方面,职场存在严重性别歧视。在日本职场,有一个潜规则:裁员先裁女。这个潜规则的由来,和第一个点分不开。因为女性终要回归家庭,自然不可能得到公司重用。

    但这个规则,对日本单亲母亲尤为残酷。她们被孩子捆绑。又承受职场歧视。要摆脱贫困,几乎零可能。

    尽管教育能改变命运,是许多人奉为圭臬的说法,然而在日本,贫困的女孩即便考上大学,也不大可能跨越阶级。她们的学费、生活费只能自己筹。为此,她们来到繁华都市,试图找到赚钱的工作。但只能蜗居在廉价的网吧。在新宿的一家网吧里,64个房间长期被租住,而且,超过4成是女性。


    然而,未成年女性想靠正规途径赚钱,真的非常难。渐渐地,便有女生铤而走险。成了陪酒女、进了风俗店,甚至,被骗去拍AV。最可怕的是,很多深陷泥沼的女孩,摇身一变成了皮条客。

    夜晚的新宿,一个女孩游走在街头。她叫京子。23岁。她意有所图地走着。为的是寻找合适下手的女性。

    很快,京子就瞥见街角站着的一个女孩,她跑了过去搭讪。由于是同性,女孩并没有抗拒,两人很快交换了联系方式。京子很有自信,只要对方缺钱了,就肯定会找她,因为,当年她就是这样被骗入局的。

    京子的困境,与很多日本女性雷同,她们不想坑别人,但不这么做,又无法存活下去。

    “知道违法,但为了混口饭吃,别无他法。”

    这是京子的心声。也是许多日本女性的。

    文: 综合报导
    图: 互联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