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失业失生计 单亲妈妈获“照顾” 重返校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疫情冲击失业失生计 单亲妈妈获“照顾” 重返校园

    (吉隆坡29日讯)“为了生存,找甜心爹地有错吗?”



    1名马菲混血女子命运坎坷,自小经历父母离异,后被欺骗感情当了小三,意外发现怀孕,最终还因疫情失去了月入1200令吉的工作;种种因素导致生活和经济压力,她最终透过网络和1名6旬甜心爹地交往,在对方金钱支持下,她和儿子的生活得到保障,人生犹如脱胎换骨。

    凯特指出,甜心爹地体贴、照顾和尊重她及儿子,也资助她读大学。
    凯特指出,甜心爹地体贴、照顾和尊重她及儿子,也资助她读大学。

    无可否认,大马社会风气传统,大部分人认为甜心宝贝和甜心爹地的包养关系不道德,甚至联想到性交易。面对这些刻板印象,这名女子凯特(匿名)接受《中国报》专访时透露,为了生存,她不认为成为甜心宝贝是件羞耻的事,也不认为甜心宝贝涉及犯法。

    现年22岁的凯特透露,本身来自单亲家庭,育有1名1岁儿子。她出生在乡村地区,父母在她年仅4岁时离异,母亲抛下她一走了之后,她的生活起居便由父亲负责。由于父亲忙着工作赚钱,鲜少和她沟通及交流,大部分时间都是自己度过。

    “由于家庭经济不好,我无法读大学,无法去做自己喜欢做的事情。”

    凯特来自单亲家庭,育有1名儿子,因为经济负担,所以选择成为甜心宝贝。
    凯特来自单亲家庭,育有1名儿子,因为经济负担,所以选择成为甜心宝贝。

    凯特说,2年前,她曾和1名同龄男子交往,发现对方是已婚男后便果断提出分手,事后却发现自己已怀孕。她毅然选择生下孩子,凭着一份月薪1200令吉的接待员工作来过活。

    “因为家人不能接受我未婚先孕,而且我没什么朋友,所以我在这里(吉隆坡)工作,自己承担房租、照顾孩子和生活费。因为这些经济压力,我经常失眠。”

    她说,后来因疫情关系而失业,直到今年2月首次接触大马约会网站Sugarbook后,她和1名已婚的甜心爹地交往。对方是名生意人,每星期给她300令吉的零用钱,不过两人的关系仅维持数月后便分手。

    她说,她过后和1名60岁的甜心爹地交往,对方在一家售卖高科技医疗用品的公司工作,每星期给她1000令吉零用钱。

    她形容对方为人不仅慷慨、体贴和善良,尊重她和年幼儿子;除了赞助儿子的教育费,也资助她去读大学。

    曾交往5甜心爹地
    设定底线 拒当小三

    “虽然是甜心宝贝,但我也有自己的底线,我不会和已婚男人交往,更不会当小三破坏别人的家庭。”

    同样是甜心宝贝的陈小姐(27岁、行政人员、来自柔佛)接受《中国报》专访时透露,她经历被男友劈腿和背叛的遭遇后,1年多前加入Sugarbook成为甜心宝贝。

    陈小姐透露,她不会和已婚男交往,不会当第三者去破坏他人家庭关系。
    陈小姐透露,她不会和已婚男交往,不会当第三者去破坏他人家庭关系。

    这期间,她一共交往过5名甜心爹地,包括律师、商人、房屋发展商和拿督级人士等,如今的甜心爹地对象是生意人。

    “因为不想要太复杂(关系),我只和单身的甜心爹地交往,不会去当小三。”

    陈小姐说,她和现任甜心爹地(38岁)交往至今已4个月,对方主动每星期给她1000至2000令吉零用钱,两人也经常出外旅游。

    因为疫情关系,对方增加了最高2000令吉的额外零用钱给她,帮她减轻经济负担,如房租、车贷和生活费等。

    ↓↓相關新聞↓↓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