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良:我不喜欢吃苦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林冠良:我不喜欢吃苦瓜



    每次聊到不喜欢的食物时,只要提到我不喜欢苦瓜,就一定会有人说:“嘿!营养师不吃苦瓜?这样像话吗?”屡试不爽。呃,我只是不喜欢,但该吃的时候(比如被逼时)还是会吃的。这只是每个人的喜好不同,所以对我来说也无所谓“不该存在这世上的食物”这一说法(前阵子在社交平台上很流行的游戏) 。因为只要可成为菜单中的选项食物,必定经过历史千挑万选。

    就连一些“有毒”的食物,也是经过时间洗礼,挑选出适合的食用时机,比如Ackee阿开木(又称西非荔枝),就一定要吃完全成熟的,阿开木煮咸鱼还是牙买加的国菜呢!抑或筛选出适合的处理方式,比如河豚一定要经过专业训练、有执照的厨师才能处理和料理。

    而“难吃”的食物,也可通过一些调味,做到没那么“难吃”,例如用咸味抑制苦味,先把苦瓜泡过盐水或用盐巴抓过,再把水挤掉才做后续料理,也有直接就把苦瓜和咸味食物一起烹煮的,比如酱油卤苦瓜和咸蛋苦瓜。

    我遇过最重口味的吃法是生苦瓜切片,配很咸的猪肉松,是硕士时期跟越南室友们一起吃的,其实味道还算可以接受,那次也是我此生目前吃过最多苦瓜的一次。有些人也爱说“不吃苦瓜的人吃不了苦”云云,实际上我并非不喜欢苦味,我反而可以接受苦瓜以外的苦味食物,比如巧克力、咖啡、苦茶、农历新年时会吃到的很苦的那种豆饼,我都吃得不亦乐乎。

    我不喜欢的理由是因为小时候被亲戚逼著吃,结果逼到在餐桌上吐出来还被调侃一番,从此心生厌恶。这也是告诉我们,勉强不仅没幸福,还可能有反效果。苦瓜对我来说就是一种蔬菜,我不常吃苦瓜,但我常吃其他蔬菜,一样可以吃到各种蔬菜类该有的纤维、维生素、矿物质、植物化合物等,健康上绝对没问题,有问题的是那些只因你不喜欢某种食物,就各种调侃你不健康的人,那是他们自以为的营养学。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