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脚店小三发床照讥笑 3次堕胎 女硕士跳楼死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洗脚店小三发床照讥笑 3次堕胎 女硕士跳楼死

    (北京27日综合电)中国辽宁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地铁口附近,一名女子在本月5日,从楼上坠下,砸中停在楼下的轿车。120急救人员到场后,女子已经死亡。被女子砸中的轿车后风挡玻璃破碎,车顶凹陷变形。旁边一辆轿车的行车记录仪记录下了这惨痛的一幕。



    12月17日,微博账号“mm晚风”转发了此条新闻并写道:“这是我姐,因为一个渣男选择了结自己一生。”

    发布这条微博的当事人谢小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姐姐晚风今年26岁,在辽宁某大学读研三,发现恋爱8年的男友“劈腿”后,因无法接受此事以及介入情感的小三,不断发来的言语和照片刺激,最终选择了轻生,在沈阳航空航天大学地铁口附近坠楼。

    负责此案的沈阳警方一名办案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由于晚风是自杀,排除刑事案件,警方无法就此事立案。

    男友社交账号上 发现小三

    谢小姐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姐姐晚风生于1994年,与男友高鹏自高中就在一起,两人恋爱8年,高鹏也在老家置办了房屋,该房屋被视作两人未来的婚房。高鹏在老家工作,姐姐在辽宁某高校读研三。

    晚风与闺蜜11月17日的聊天记录显示,当晚,她告诉闺蜜,自己分手了。得知这个消息,这名闺蜜感到非常诧异。在她眼里,两人相恋多年,感情稳定。

    聊天记录显示,晚风在某短视频APP上发现,男友高鹏的账号多了一个女粉丝,点进去后发现,这个女粉丝的账号里,有一则视频拍摄于高鹏的车上。持续翻看这个账号的视频,晚风发现了更多这个女生与自己男友在一起时拍摄的内容。但在晚风的逼问下,高鹏一直未承认与小三于某的关系。


    据悉,这名于某,是洗脚店的足浴技师,不知何故,就搭上了高鹏,成了小三。

    事态的激化,始于晚风与小三于某取得联系之后,于某曾给晚风发过信息确认两人的关系。

    在谢小姐看来,若不是于某发给晚风的内容刺激,晚风不至于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她曾向闺蜜形容于某发给自己的那些话“字字诛心”。


    据谢小姐提供的姐姐晚风与于某的聊天截图显示,于某曾向晚风发来一条疑似于某与高鹏的对话截图,当中疑似高鹏的账号称:“我跟她从谈到现在8年了,就算是条狗,也不能说扔就扔了吧。”疑似于某的账号称:“要死要活和我没关系……她就算是狗,还(注:该)死也得有一天死。”

    跳楼前 第三者挑衅

    根据谢小姐提供的晚风与于某的聊天记录显示,12月5日惨剧发生约两小时前,晚风曾向于某求证男友高鹏与于某的交往细节。在对话中,于某曾向晚风发来一张自己坐在沙发上的自拍并问晚风:“沙发熟悉吗?”随后又发来一张疑似卧室的照片问晚风:“房间呢(熟悉吗)?”


    谢小姐说,这些照片拍摄于被姐姐视作两人未来“婚房”的高鹏老家的那套新房里。

    谢小姐说,姐姐晚风去世前一小时,曾给高鹏姐姐发信息哭诉,根据谢小姐提供的录屏语音,红星新闻记者听到,晚风哭着说,高鹏将自己曾为他3次流产的痛苦回忆告诉了于某,“那个女人(于某)拿我最在意的事情嘲笑我。姐,你生过小孩,你知道这件事有多难受,她拿这件事来刺激我。”在对话里,高鹏姐姐回复:“别难受了,她就故意气你。”


    根据谢小姐提供的聊天截图显示,在坠楼之前,晚风给父母发了微信:“于某一直发视频,发他,给我看,刺激我。我觉得我已经是抑郁症了。我也不想死的,但真的太累了……对不起爸妈……我知道因为渣男不值得,但是我看不见前面的路了。”

    警方:自杀无法立案

    负责此案的沈阳警方一名办案人员告诉红星新闻,由于晚风是自杀,排除刑事案件,警方无法就此事立案。

    红星新闻记者分别联系了事件的另外两位当事人晚风男友高鹏和于某,高鹏以在忙为由拒绝采访,于某则是挂断电话,截至记者发稿时,未回复记者的采访信息。后红星新闻记者拨通高鹏父亲电话,对方一听到“晚风”的名字,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直到现在,高鹏对我们家人一句道歉也没有。”谢小姐说,家人将为晚风的死讨个说法。

    文:综合报导
    图:互联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