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伟翔:巫统土团终需一战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洪伟翔:巫统土团终需一战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自喜来登政变,到慕尤丁异军突起接下首相大位,后再利用恐怖平衡和大棒加萝卜的手段,使得政权关关难过关关过后,很多人就认为老慕有机会蚕食巫统,重演沙巴州情况,在西马与巫统平分天下,以均势议席的情况迎接大选。

    老慕会用或正用的手法,是以操弄各党为了权力和利益来达致互相牵制的恐怖平衡,笔者在过去几个月来都已清楚揭露,也一早就讲明从五月就开始谣传的闪电选举实不会发生,这些都已一一命中,可说是确切不过的事情了。

    不过本文写并非为了重复上述言论,而是另一个也重复多次的分析,即断言在国盟里,根本没拿到好处的巫统基层尤其是各个形同地方军阀、影响力极大的区部主席,绝不可能会妥协让出自己本是囊中物的大选出战机会,如今也被印证了。

    老慕面前有3条路

    正举行的巫统区部大会中,竟传出全数191个区部仅仅只有2个没提案拒绝土团,其他189区部,包括慕尤丁在巫统时的老巢巴莪都无例外地对土团摊牌,即印证了上述分析完全属实,符合事况发展。

    巫统与土团终需一战,这是国盟政府绝不可能避开的现实。若要避免直面敌对,其实只有两条出路,除了灰溜溜的认错,带领土团回到希盟之外,剩下的就是慕尤丁极力以首相身分运作,让土团并入巫统,再以首相之尊接任巫统主席了!

    如此一来,老慕的政治生命就得已延续,继续成为下届大选首相职最有力的竞争者,但这一举动明显是变相扼杀对成立不足5年的土团,被无情的过桥拆板和抛弃,其结局就将会是湮灭在历史长河中。

    此外,土团尚有另一选择,就是在国盟框架下与巫统全面开战争夺议席,但这直接与创党超过60年,曾独揽我国政权、干纲独断超过一甲子的政党硬碰硬,唯一结果必是蚍蜉撼树,最终还是跌入了上述在历史中被湮灭的结局。

    土团企图并吞巫统

    上述提及与巫统合并,慕尤丁的唯一生路,其实此前极可能成真。早在几个月前,巫统内部就不断出现此种要求,操作要慕尤丁“回家”领导巫统,以延续巫统主席即为首相的光荣传统,这对巫统而言也未尝不是件好事,毕竟现任主席案件缠身,威望太低,这些都是有利于老慕入主的原因。

    可老慕偏偏在当时没有顺势而上,会出现此种情况,实因坐在首相大位上的老慕,其心中必然也错估以为只要能够拉拢到上层领袖,尤其是正在政府里吃香喝辣的部长高官支持,就得以完成逐步并吞巫统的大计,至不济也能与其共分天下。

    这种想法,当时就直言是不切实际至于极点啊!自政变后就用高超政治手腕稳住权位的老慕,显然在此事上被手中的权力给蒙蔽,以为自己能人所不能,所以才错过了最佳的发难解套时机,如今基层已开腔发炮,土团再要继续单靠巫统高官支撑,显已是有心无力了。

    土团与巫统一战无可避免,这在政府组成那天就已注定,老慕突然跳出来接任首相,所图不过是为一圆自己的首相大梦,完全罔顾党利益的行为啊!

    評論──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