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木:三十而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子木:三十而已

    曾看过一篇文章,从心理学角度大略分析为何人们总会怀著与平时不一样的心态对待跨年时刻。大家每到这时分会以回顾过去一年里的生活,有者也一并为来年新展望定下了期许。文章中更是提及,这种情况在人们迈入18岁、21岁、30岁等具有指标性年龄时,体现得更明显,会更认真严谨以待,其中貌似也说起了仪式感这一概念。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迈入30岁的前一年,我就有所警觉。29岁的这一年常惦记著而立之年就在不远,不断自我暗示地构架起心理建设,要把握二字头的末端时限,好好地冲刺,尽管三十岁不会是个终点,而在这一年又热播了应景的《三十而已》。没有慷慨激昂破釜沉舟般的决绝,那更像是自我安慰的亡羊补牢之举。一直以来都如此,如果不满现状,就一定要做些什么而绝非坐以待毙。

    然后这一年就迎来了戏剧般的情节,2019年末武汉爆出疫情的新闻确实震撼人心,但并非切身之痛所以也没有多想。虽然一度从脑海里闪烁出了人生里遭遇过最严重的疫情,是小学时代历经的非典型肺炎。那时听闻疫情严重,更有传言家乡里也有了确诊病例,搞得人心惶惶。但料谁也无法预料会演变至各国管控边界这种情境。现实,冷漠无情很很地给我赏了一巴掌。

    “放心,不管发生什么,只要你一有事,我一定会过来找你。”

    这是交往期间,我就给妻立下的承诺。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无奈感,耐人寻味成了一个不知何时才能再次兑现的承诺。也只能在每夜的视讯里,调侃说道:“十年了,也唯有这么一次深刻地感受到自己人在国外。你也能趁机体验一下另一半在国外工作得滋味吧。”被困在岛国,尤其想念周五夜晚时分,搭上开往祖国首都的最后一趟巴士,满怀期待一觉醒来就离另一半更近一步的感觉。

    2020是神奇的,莫名其妙化解了人生中的一些小危机。年中时所策划的小企划虽然成果不尽人意,但终究也完成并给了自己一个交代。在社团里受委尽了绵力,写作上也意外地实现了21岁的愿望。这一年,从兄长那厘清了文学于我的意义,更从无法与妻见面的日子里反省了自己逐渐逝去的生活仪式感。

    彷佛又回到了不断反思过去,思考未来的自己。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facebook whatsapp twitter weibo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