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重启行管令的败笔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报 ChinaPress
    新冠肺炎疫情追踪

    刘永山:重启行管令的败笔

    真没想到,2021年本栏第二则文章和各位读者见面就是重启行动管制令的第一天。



    联邦政府本来打算在上周五针对疫情管控作重大宣布。惟国防部长兼经常主持国家安全理事会每日汇报会的依斯迈沙比里,于上周五记者会却对追踪这个新闻的媒体和公众大卖关子,要耐大家心等待首相在星期一宣布。

    从上周五到本周一,当局足足让全体国人等了72个小时。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当首相终于宣布要重启行管令,原来还有许多详情还未公布。有者甚至是要在隔日等待各个部门的宣布。

    为何还要等?

    这意味着,业者商家和平民百姓前后必须等上至少四天才能知道MCO2.0的详细内容和标准作业程序。

    如此效率,不仅商家者怨声载道,甚至打工族、学生、家长也无所适从。

    我国已经不是第一次实行行动管制令。联邦政府在去年3月实行行动管制令时就已经着手处理复课复工的标准作业程序,所以才会有你我现在看到的各类行管令的标准作业程序。

    此次联邦政府再次宣布在槟城、雪兰莪、三个联邦直辖区、马六甲、柔佛和沙巴州实行行动管制令,其标准作业程序理应可以从原来的版本再作修改。为何还要让业者商家大众一等再等?

    第二、不是每一个行业都能够以居家作业的方式来经营 。除却五大关键领域,还有许多位处模糊地带的行业尚不知道到底他们是否受限于行动管制令?

    请问他们该如何在24小时之内,甚至是18小时之内作出调整?联邦政府从上个星期五到星期一在做什么?去年九个月行动管制令所制订下来的SOP难道都是白做的?

    最明显例子就是露天早市和夜市。这两种商业活动在去年三月行管令是受禁的。首相在周一傍晚的宣布也仅仅提到超级市场和杂货店,完全没有提到露天早市和夜市。这样来说,是否代表经营露天早夜市的小贩必须暂停营业两个星期甚至是更久?更令人疑惑的是,难道是否允许露天早夜市营业的小小问题也必须辗转数天才能决定?

    政府有何对策?

    第三,首相周一的宣布亦无针对受影响的业者或员工提供任何补贴,也没有宣布会否重启暂缓银行贷款。如果行动管制令将在两周后延长,联邦政府还能在毫无任何补贴的情况下继续延长行管令吗?

    第四、学生的学业。本来学校将于1月20日开学。既然政府被迫实行行管令,这意味学校必须继续现有的网课。可是过去十个月,联邦政府到底采取什么实质性的政策来加速我国光纤网路设备?

    一般来说,网课只惠及城市地区中上阶层的孩子。在乡区或半城乡地区,网课只照顾大约10%学生。

    至于成绩低落、家境不好或成绩不佳的学生,到底有多少一直都有上网课,还是自去年三月开始就一直“翘课”?请问政府有何对策?本来要用在教育的救命钱,请问去了哪里?

    古人说苛政猛于虎,可是在现在的马来西亚环境,怠政猛于虎。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