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均社会净财富:48.2万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中国人均社会净财富:48.2万元

    2月26日,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和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在北京发布《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该书编制了2000年—2019年共计20年的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数据,通过这些数据来“摸家底”。



    据《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20》课题组统计,中国社会总资产已经由2017年的接近1400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1655.6万亿元。考虑到2019年的社会总负债达到980.1万亿元,则社会净财富为675.5万亿元,人均社会净财富约为48.2万元(约30万令吉)。其中居民部门财富为512.6万亿元,居民人均财富约为36.6万元。

    经过20年的发展,中国GDP已经由2000年的10万亿元,攀升到2019年的接近100万亿元;而财富存量由2000年的不到39万亿元,上升到2019年的675.5万亿元。2000年—2019年,中国名义GDP的复合年均增速为12.8%,社会净财富的复合年均增速为16.2%。财富增速快于名义GDP增速(更快于实际GDP增速)。

    “由于GDP是流量指标,财富是存量指标,从这个意义上,中国经济的‘流量赶超’已经让位于‘存量赶超’。”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所长、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主任张晓晶说,财富相较GDP,在衡量一国综合实力方面无疑更具代表性。就20年的时间跨度来看,中国财富规模大幅增长,充分反映出改革开放的巨大成就。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指出,资产负债表远不只是一套平衡表,而是“一种经济分析的方法”。将之用于金融分析,至少可以分辨出“期限错配、货币错配、资本结构错配以及清偿力缺失”等多种金融风险,从而加深对金融危机的认识,寻找更为切实的应对措施。

    课题组发现,经过40多年的改革开放,中国积累了大量财富,但同时也积累了不少体制性、结构性的问题和风险。中央由此将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作为三大攻坚战之首。就金融风险而言,一方面,经过3年多的治理,风险得以缓释,防风险攻坚战取得初步成绩;另一方面,中国总体金融风险仍处在高位,且有向政府和公共部门集中的态势。

    对此,张晓晶建议,实施国家资产负债表视角下的存量改革,主要涉及财富存量和债务存量的调整,以及从动态角度重塑增量与存量的关系。财富存量的优化配置需要推进存量改革,大幅减少政府对资源的直接配置,更多引入市场机制和市场化手段,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和效益。在存量债务结构中,国有企业债务以及地方政府债务是“大头”,是债务处置的重点。取消政府隐性担保、打破刚兑,包括打破“国企信仰”,让传统的公共部门债务积累方式无法为继,形成以市场化风险定价为基准的“可持续”的债务积累模式。

    据了解,课题组自2011年开展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以来,取得了一系列研究成果。针对国际社会对中国杠杆率攀升从而唱空中国经济的指责,课题组指出:中国的债务和杠杆率的确攀升,但是,由于包括政府在内的中国各经济主体借债的用途主要是投资,从而形成了大量的有效资产,与负债攀升相伴随的,是资产规模的增大;将资产和负债置于同一个分析框架中分析,中国的负债和杠杆率上升并不意味着金融风险的增大。

    文:中国经济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