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文辉:群龙无首:论公民自律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廖文辉:群龙无首:论公民自律

    牛年伊始,笔者想谈谈儒家的政治理想,如何契合当今的公民社会,作为新年愿景。



    儒家最高政治境界可于大易乾卦用九的爻辞“群龙无首,吉”见之。群龙无首一般用以表示组织没有领导,为一贬义用法。然而,往往忽略其后的“吉”字。此句原为褒义词,意谓组织中的成员人人皆为一条龙,无需另立领导,组织即可如常运作。人人如果皆能自律律人,又何须劳烦他人来管制。

    孔子政治理想和实践所寄托的《春秋》,制定了政治发展的三个阶段,据乱世,升平世和太平世,为孙中山中华民国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之所本。政治如果进阶至最高的升平世,即步入“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理想境地。简而言之,“士君子”就是具备“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之人,就是大易的群龙。龙德无首,有所自律,已经无需任何法律规章来约束,因为“予何许人也,舜何许人也,有为者亦若是”,所以人人皆可为尧舜,人人皆可成为“法其生不法其死”的文德之王,哪里还需要领导来统领。
    打人事件瞬间爆开

    《礼记·礼运》:“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选贤与能,讲信修睦,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矜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男有分,女有归。货恶其弃于地也,不必藏于己;力恶其不出于身也,不必为己。是故谋闭而不兴,盗窃乱贼而不作,故外户而不闭,是谓大同。”这就是群龙无首的社会,也是“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社会,更是“远近大小若一,天下为一家,中国为一人”的大同世界。西方所说的公民社会恐怕还有所不及哪。

    前不久,我国社会发生了一起拿督打人事件,着实喧闹了好一阵子。其实,类似事件恐怕不在少数,只是没有被揭发广传。在古代,不论中外,身份尊贵,有国家勋衔者,仗势欺人,比比皆是,只是人民百姓敢怒不敢言。现时逐渐步入公民社会,加上现代科技之便,这种事情只要上传网络,瞬间爆开,人人皆可鸣鼓而攻之,成为公审对像后,还得面对法律的制裁。看来,借助科技,诸如手机、网络、行车记录仪、监视器等,人类步入人人皆可为士君子的社会,或许不无可能。

    尊敬长者是德行

    打人者自我辩护说是因为尊严受损,才有此举。这里提供一段孟子和告子人性辩论中极为著名的一段,以供参考。告子以外在表象来进行事务的判断,白马所以称为白,是因为其白色的毛发,老者所以称之为老是因为其外在的样子。孟子就反驳说: “白马的白和白人的白或许没有不同,但不知对老马的怜悯心和对老人的恭敬心,有没有不同?”这里就涉及事实判断和价值判断的差别。看到老人,称他为老者,这是从表象进行事实判断。但老者是否值得尊敬,却是个价值判断。对老者尊重与否,是以外在表象,还是从其一生行为来判断。这就是孟子最后的反驳:“且谓长者义乎?长之者义乎?”意即“所谓认同是在于老者呢,还是在于恭敬老者的人呢?”故此对长者的尊敬,不是其年纪,而是德行。

    一个人是否值得让人尊敬,还在于其言行举止。长辈如果无法以身作则,更有甚者,还做了最坏的示范,又如何让人肃然起敬。社会上骂人为老不尊,孔子甚至还说“老而不死是为贼”,看来不无原因。社会上的先行者,如果无法为年轻一辈做楷模,无法自律律人,甚至被劝导后老羞成怒,要进入“人人皆有士君子之行”的理想社会,恐怕还有一大段路要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