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一个人在自己的圈子内呆久了是很危险的,以为世界就是这样子。

    Sugarbook创办人以为这国家变到像他想像的那样,要甜就甜,要心得心。

    他的网站像银行发布业绩报告般列出“甜心干爹”和“甜心宝贝”的来源,还附上“马来西亚10大甜心宝贝大学”排行榜,他想当教父,很快就受到教训。

    是需求创造了供给,不是Sugarbook打开这一页。要搞史上最古老的行业,在很多国家,先要看懂黑的深浅,白的层次,摸清前门,打通后门。

    别以为搞到网上去就瞧不起街边那些水蜜桃歌舞厅,人家常做常有黑白通杀,全靠江湖黑白两道那套SOP。

    没本事去美国跟人家竞争,想要在满布地雷的国土上光宗耀祖,别全套照搬鬼佬那一套,太直白了,没有好下场。

    中国古代的文人雅士上妓院称之为“走马章台”,Sugarbook以“包养”业务自居,与山上高原男厕门板上的“叫鸡”服务完全区隔开来。

    两者有许多不同之处,尤其买方心态,不乏日本写实小说中那种把女人叫来纯粹欣赏倍伴,全程不淫不荡。

    古希腊柏拉图的学生当中包括妓女,而且受到尊重,她可能是“甜心宝贝”的太师母。

    当今任何严刑峻法,“干爹”、“宝贝”禁之不绝,因为性压抑需要出口,一些禁忌国干脆黑白共管。

    Sugarbook创办人或许看懂了人性,却败在太天真,被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