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靖芊:又泄题,真泄气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郭靖芊:又泄题,真泄气

    报载:“大马教育文凭SPM疑似外泄,在今日考试之前,考题已在某个信息平台上流传,……极有可能重考。”



    疫情之下,生活出现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每年考试季节,“疑泄题”这三字还是一如往常在各大报章出现。

    我是2017年大马教育文凭的考生,记忆犹新,看到今年的考生因疫情问题面对上网课设备不齐全,老师来不及赶课程疯狂输出,学生囫囵吞枣茫然无助,补习中心无法如常营业等一系列的问题,不禁有些担忧今年考生命运将会如何?

    有钱万事通

    想当年,“高层次思维KBAT”及“中三评估PT3”等充斥2017年的考试季节,到如今2021年的考生面对“新冠肺炎”和“网课”,重重调整和修改每年都各不同。然而“疑泄题”却是是历届考生无可躲避的问题。

    不法分子利用考试的纰漏,破坏寒窗苦读学生想认真,公平的考试平台。在有些人看来,成绩和学习是个过程;但对于某些一心想靠实力证明自己,获得佳绩的学生而言,大马教育文凭是个至关重要的跳板。

    “泄题”的事件层出不穷,不劳而获从古至今都是个贬义词,但总有人试图挑战考试的权威。作弊,偷偷摸摸的,生怕他人知道,害怕被考官逮个正着;那么,泄题,就是光明正大的作弊,而且还被大肆宣传和追捧。

    泄题在现如今的社会不再单是简单的疏忽,更像打开以教育为噱头的新市场。贴士,题库买卖市场供不应求,早已成为公开的秘密,获取方法不胜枚举。更令人气愤的是,竟有家长还帮孩子到处花重金搜罗考题。

    你有需要,我有管道,一拍即合;你求“A”,我求财,有钱万事通。

    这种趋势逐渐造就教育体系崩坏,文凭一文不值,高学历的“高材生”比比皆是,是 否真材实料就不得而知了。

    抚心自问,难道单靠脑,学生就无法破瓦而出,达到人生的巅峰?为何不相信自己?

    守株待兔,好逸恶劳,妄想从这些贴士得到功成名就的学生固然可恶,但换个角度,是谁助长了这种有失公道的风气?不法分子?无良教师?制度?家长?

    强大的需求,成熟的市场,金钱的诱惑才能让人铤而走险,只有瓦解市场的需求才能切切实实斩草除根。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