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辉:何止刘镇东的两难!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郑玉辉:何止刘镇东的两难!

    第15届大选跫音逼近是不争的事实,就算拖到2023也大过2年余。近月来不只是关系错综复杂的国盟,抑或是希盟各党,都在厉兵秣马和进行选区分配的谈判。



    目前处在胶着状态的土巫两党,是否就如巫统主席阿末扎西近日致函Abah,表明土巫在来届大选不合作般,令人猜不透。基本上,人民都可看出土巫在草根层面不能合作主因在于利益与资源的分配;至于高层的不咬炫恐怕与“法庭感染群”所牵涉的各项贪污舞弊和滥权案有关。

    改变取决政治智慧

    个人以为,时机成熟时,“全民共识”和“马来穆斯林大团结”将是国盟在来届大选的主旨。在哈迪阿旺出手后,土巫两党间的许多问题都将被压下或暂时扫进地毯下。

    反观希盟,同样面对不少问题。安华的领导威望江河日下是不争事实,继续领军希盟恐怕已无法让广大支持者信服。希盟的两难如鸡肋,相信背地里对华哥继续领军也是信心不足。政治是不可能艺术,希盟诸领导是否敢在关键时刻做出大改变,完全取决于盟党领袖们的政治智慧。

    另一边厢,一向靠华裔选票“兴、旺、发”的行动党,自上届大选成功围剿马华后,可赢取的议席已达瓶颈,很难再突破。

    上届败走“淡”城的柔州主席刘镇东,据说也将“逃离”该选区,毕竟若再遇上马华领军人魏家祥,胜望恐怕比上届更低。

    据传刘镇东可能转战峇株巴辖,“收拾”已跳槽土团的莫哈末拉昔。从这里我们可窥探出行动党对来届大选在混合选区胜出的信心有所动摇。

    考虑年轻领袖领军

    身为柔州领军人,刘镇东若再败恐怕对党和他个人的政途是一大打击。若将刘镇东派往地不佬又可能被讥为“没胆识”,对个人形象是一大破坏,无法取信于广大支持者。所以,来届打何区是刘镇东的两难。

    行动党内面对的另一两难是牵涉多宗法庭案的秘书长林冠英是否应该继续领军,抑或也该考虑退位让贤,让形象更“健康”的年轻领袖如陆兆福掀起行动党数十年难见的“变脸风暴”,予选民耳目一新之感。

    对希盟在22个月内就垮台的经历,令广大支持者的确深表失望和遗憾。故此,希盟和行动党也担心部分意兴阑珊的支持者可能选择不投票(因有些是人在海外者)。目前选委会对18岁可自动成为选民的法律程序没有积极的后续行动(更何况目前国会处在停摆状态)。若在来届大选18岁选民可投票,百万计新选民的投票取向和种族悬殊比例,将可左右许多混合区的选举成绩,到时行动党或许将面对无法预想的冲击。

    简言之,不管在朝或在野党是否有能力尽早解决目前所面对的两难局面,肯定在挽回支持者信心的层面上起着关键作用。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