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辉:火箭吹响领导层变脸号角?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郑玉辉:火箭吹响领导层变脸号角?

    行动党副主席古拉日前指出,霹雳州行动党在2009年和2020年两度痛失执政权一事,是促使他和15人团队决定在州党选竞逐党职的主因。相信人民都可听出古拉话中有话,其中当然是冲着目前的州领导人而来。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翻开行动党党史,就可清楚霹州数十年来就是重要政治地盘。许多过去或现在的行动党重量级领袖如林吉祥,就曾依赖华裔选票稳稳拿下国会安全区。近20年来,除了联邦直辖区的一些国会选区可轻松拿下之外,霹雳州大部分以华裔选民居多的国州议席也是行动党囊中物。对政客而言,不可能放弃既得利益冒风险;故此霹州成为行动党领袖必争之地也就在所难免了。

    希望看到大改变

    霹州近几届的州领导,都是由属堂兄弟关系的“双倪”掌控。他俩一向与中央的林氏父子关系密切,人所共知。古拉多年来与双倪不太咬炫也是事实,甚至迫于无奈而不竞逐州领导职。古拉这次放话回归,想必已从基层的回馈中发现机会,对个人团队在州党选寻求突破是一大契机。

    就如古拉所言,霹州另一不健康现象是部分领袖国州议席双占(当然是指“双倪”),造成其他党同志没机会出战。个人以为,在僧多粥少的情况下,身为领袖的更应该以身作则,以更宽广的胸襟提携后进,让他们也有机会参与大选,为未来接班打下基础。

    古拉也强调本身团队将在来届州党选注入新思维。目前不清楚何谓“新思维”,但若是“新瓶旧酒”,恐怕也是无济于事。换句话说,支持者更希望看到大改变,甚至认为古拉在带头竞逐州党选后,无论胜负都应该退位让贤了。

    霹雳州是否是行动党为来届大选掀起领导层“变脸风暴”的第一炮,就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前路越走越窄

    回到行动党中央领导层,是否也应该是大洗牌的时候了呢?其实草根党员的决心与远见是先决条件。数十年来,在林氏父子掌控下,行动党的裙带风明显。除了前两届大选有引进数位各族才俊外,近10年来似乎有停滞之嫌。勿说友族人才,就算华裔人才也是少之又少。行动党在“马来穆斯林大团结”这等口号的围剿下,如果想继续依赖华裔选票生存,前路恐怕只会越走越窄。

    或许现在是行动党上下深切反思的时候。在党中央领导层寻求“大变脸”是改变友族刻板印象的最基本一步。来届若继续由官司缠身的领导人领军,面对敌对党的冷嘲热讽是可预知的;情况就如大部分人民唾弃和行动党党员不放过巫统“法庭感染群”般。

    目前肯定是行动党中央和州领导表现决心和诚意,提携后进,让更有能力,更有魄力和创见的新、中生代领袖接班的最佳时机。

    古拉(左)团队在霹州行动党党选,向倪可敏团队发出冲击。
    古拉(左)团队在霹州行动党党选,向倪可敏团队发出冲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