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鲁豫专访李宗伟◢畅谈19年打球点滴 李宗伟 一颗不服输的心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陈鲁豫专访李宗伟◢畅谈19年打球点滴 李宗伟 一颗不服输的心

    (吉隆坡18日讯)中国著名主持人陈鲁豫在新冠疫情爆发前,带著《鲁豫有约一日行》节目组千里迢迢来到大马,与大马羽球传奇拿督威拉李宗伟进行真人档的访谈。



    拿督威拉李宗伟(后排左5)与《鲁豫有约一日行》节目组拍摄合照;后排右5位主持人陈鲁豫。(图取自李宗伟官方面子书)

    当回忆起首次参加奥运会(2004年雅典),李宗伟坦言自己当时并没有背负著任何的压力,但之后就会慢慢感受到师兄们的压力,自己职业生涯也开始慢慢有了转变。

    李宗伟对于自己做任何事都有很高的要求,他曾和(教练)米士本、李矛等人发起“挑战”;他也坦承自己曾被教练“修理”。

    “一颗不服输的心,让我在训练做得更多。以前教练米士本说他以往6点开始训练,我5点30分钟就到球场;李矛教练也曾说他开球千多球,我就挑战他直到他手酸为止。”

    “曾经有一年,因脚伤的关系而被医生劝告不要跑马路地,我就跟米士本教练报告,他就说我不用去打比赛(全英赛),我苦苦哀求也不行,他说人就是要逼出来的,从那天起我痛著也会继续训练,之后才找医生去治疗。”

    被问到谁比较有希望冲击奥运金牌,李宗伟认为是日本的桃田贤斗。“以现在的状态来看,桃田贤斗比较有机会,他的水平就像以前林丹那么高,而且他出道时间点对,我们这一代的球员很多都退下了。”

    若推迟10到15年
    或拿到世界  奥运冠军

    被问道回顾其25年辉煌的职业生涯,换一种方式会出现不一样的,李宗伟回答:教练,以及给多15年的时间。

    对于教练,李宗伟这样解答:“自从待在国家队没有选过任何教练,他们给我什么就什么。以我在马来西亚地位和资格是可以,但我不想给人看到有什么特权,也不希望因此影响到后辈,勇于面对。”

    “若推迟10和15年,我有可能拿到世界冠军或奥运冠军。现在国家队设备和服务都不同,以前都没有这样。中国的条件肯定比我们好,陪练选手实力好。”

    在节目中,李宗伟带鲁豫一行人参观大马羽球学院,回到熟悉训练场地,他也一时技痒还下场打球。

    李宗伟坦承自己很喜欢这个运动(羽球),还是会怀念过去,比起荣誉、快乐,他认为艰难和苦较多。

    “大家都知道我失败很多次,4届奥运3次满足于亚军,一路坚持追求自己的梦想,训练不管多苦都想坚持著,脑海中的“林丹”也成为了自己的一股动力。”

    06年大马公开赛 
    第一次赢球落泪

    谈及自己在比赛中因胜利流泪,李宗伟说:“2006年大马公开赛是第一次赢球落泪(13比20落后逆转取胜),当时也没有想过,只是想继续拼下去,比赛结束后躺在地下都不知道怎么赢球,眼泪就流下来了。”

    “2012年汤杯时右脚扭伤,伤势颇严重,医生说赶不及奥运会,最后是吃了止痛药和包绷带上场打比赛,不过是没有想过会打到决赛;刚开始会感觉到疼痛,打到后面的时候疼痛和害怕的感觉没了,只想专注在奥运会。”

    虽说李宗伟摘下3届奥运会银牌,但他坦言自己并没有很遗憾。“因为我一人去面对中国、印尼、韩国等对手很不简单;收获3枚银牌是不错的,但我想拿金牌,毕竟大马还没有赢过奥运金牌,在退役前也未能做到,会有少许的小遗憾。”

    坦承也会发脾气
    老婆妙珠忍耐

    李宗伟在2019年6月因患鼻咽癌而不得不告别羽坛,含泪宣布退役。他还是觉得有点放不下,因为自己在19年大马羽总的事业生涯就告一段落,回想起自己的点滴,眼泪就忍不住。

    “如果能够坚持肯定想继续,但身体不允许,健康排第一吧。医生说可能是压力造成的病情,多一届(奥运)面对压力,家人都不想看到我这么辛苦,叫我退下来,我真的感到害怕。”

    李宗伟在家人的陪同下前往台湾接受治疗,他也说道自己会发脾气,老婆黄妙珠都会在忍耐。妙珠表示:“接受治疗肯定会痛,他可能怕我担心一直装没事,但我又不能表露出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