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知见◢ 江健勇:名牌、愤怒与阶级观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书生知见◢ 江健勇:名牌、愤怒与阶级观念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最近发生的新疆棉花事件,不管你是相信哪方,你都会留意到被抵制后的那些名牌,第二天它们的店更加的人山人海。

    你可能听过一些高端奢侈品的专卖店店员看不起客人的故事,然后客人生气起来一口气买下不知多少打。有一个视频是一个人的朋友因为被名牌店员看不起,生气的去买了一个包,当众就骂店员而剪破名牌包,这很明显是花钱来买报仇的。

    连成龙第一次赚大钱时,也是去了一家名店,以报之前被人看不起的仇,刁难了那个看不起他的女服务员去拿几十件名牌衣服给他试穿,也买了一大叠衣服回家,之后也从没穿过。

    可是你们有没有想过,店员这种举动其实是一种反向操作的策略?

    2014年的时候有一科学实验先检视受测者对品牌和时尚的需求和认知,然后安排他们被名牌店店员服务,过程中店员的表情会展示“看不起他”。

    结果证明如果人们对该品牌本来就有向往感,遇到有点高傲无礼的销售员后,虽然会讨厌他们,与其被看不起而离开,更多人的购买欲反而会快速提高。

    江健勇:名牌、愤怒与阶级观念
    (法新社档案照)

    买阶级替代品

    这是很讽刺的,但也很容易理解。

    我被一个普通女生看不起,我会想“你算是什么东西?”,但我被范冰冰看不起的话,我可能会想“我算什么东西?”进而更急于讨好她。

    美国心理学家Brad Bushman做了个花生酱实验,他把同样的花生酱放进两种瓶装,一个标价便宜,另一个的标价则是贵的,最后再给人们选择会喜欢哪一瓶。毫无意外的,人们倾向于觉得贵价的比较好吃。

    但他们未做决定之前,是有一个问卷调查用来检视“公众自我意识”(Public Self Consciousness)的程度,其实就是检测你有多在乎人家怎样看你。

    绝大部份选择高价品牌花生酱的,恰巧就是公众自我意识度很高的那一群。

    要知道名牌货不完全是只打有钱人的市场,它们实际上是卖着阶级身份的象征。阶级观念自古以来一直都存在着,现今社会也用了经济能力来分上中下三层的阶级。所以就算是经济低下阶级的人,他们一样对上层社会有高度向往感,但基于资源的缺乏,他们就算面对生存的问题也倍感无助,哪还有时间思考如何跳上上层?

    其中一些人的做法,就是存钱买一个高贵的象征物来安抚自己不能升级的不安。

    老子道德经里面有一句话“圣人为腹不为目”,就好像你在自助餐餐厅,唯吃下肚子的才是真实,眼睛能够看到的,再多也是虚幻。前者是快乐,后者是欲望。

    与其说这些名牌是身份,不如说这些人是买着一个阶级的替代品。

    替代品可能会花掉你几千块钱,你就能装有地位。总好过真的动手投注自己的资源来提升自己的经济阶级,真刀真枪下到战场,其实是很怕人的。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