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廖顺喜vs刘特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廖顺喜vs刘特佐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黑道的门道,一道接一道,全部通过了才能打通任督二脉,像武侠小说中的人物,武功突飞猛进。

    斗赢了就当老大,斗输了就去放假。

    老大放假分两种,还有本事的,像刘特佐般享受地中海阳光;没有本事,大势已去,就蹲牢房吃咖哩饭。



    廖不是刘,他恨,可是做不到。

    人家在欧洲买名画时,他的手下还在拿着匙羹敲饭盒,骗人家买1500令吉的手机。

    人家搞名模女星,他搂着大陆未婚妻的腰却连回族是啥还傻傻分不清。

    刘生即便赏他一小角天空,他也看不到光。



    人景时物套用一下──第一次见面,名模收下百万名钻,廖一身名牌欣喜赴约,自我介绍“I’m Datuk Seri Nicky Liow”,虚之以嚣,俗之于伪。

    这样开场,吓唬大妈还可以,上流名模不吃这套,她心里头有黄金梦也有《仲夏夜之梦》。

    她要的男人,有钱有势还不够,还要懂得谈莎士比亚,不会想到去埃塞俄比亚。

    他不懂十四行诗,只懂14K党,还反问三合会,你会不会?我会!哈哈哈哈,沾沾自喜。

    她嗅到西装里头发出的乡土味,想到自己的出身,不想降级,眉头一皱,钻石再亮,气氛已糊掉。

    刘有一架直达“空中阁楼”的升降机,廖要一层接一层升上去,层次不同。

    捞偏的当然也会互相看不起,我有我金光闪闪K场按摩麻辣锅。王八蛋笑臭鸡蛋,平分风头。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