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萝夏:此君姓田不姓孟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亚萝夏:此君姓田不姓孟



    说过了,以前的社会比较尊重儿童的学习权力,战国孟尝君的故事,初小小学生都知道这个古代贵族公子的逸事,门下食客三千,想想他不止有钱还非常慷慨。三千食客一天三餐就近一万客套餐,一天最少要用十万元,一个月就花费三百万哟。现在没有这样有钱大方的公子了。

    大部分儿童都是从“鸡鸣狗盗”这个成语故事认识孟尝君公子。故事重点是三千食客看不起这些小偷窃贼之流的小人物,最后却是靠他们偷取了出关通行证,再扮鸡鸣引得其他公鸡都喔喔啼,守关的兵士以为天亮了,开城门放行。这是天生我材必有用。

    还有一个成语“狡兔三窟”也与孟尝君有关。他一个人拥有二个成语,难怪他的故事流传至今。

    如果某个中国电视台举行“中国历史普通常识问答比赛”,头奖一千万人民币的问题是:“孟尝君姓名是什么?什么?孟尝君不是姓孟吗?”主持人轻轻白我一眼微微冷笑:“孟尝君只是他的号。”

    以前的人写历史怎么可以这样的,用人家的号称呼,而不是用真实姓名。以前还无知的对一位孟姓朋友说:“你们的老祖宗最有名的应该是孟尝君吧?”幸好他也不知,否则一定怒目相视。要找孟尝君的原名最方便的是查阅辞源大字典。但我有一个更快捷的办法“解铃还须系铃人”,查《战国策》。果然在“齐策”很快找到,孟尝君原来姓田,全名田文,是田氏老祖宗。

    还找出孟尝君老子的事迹,他父亲叫田婴。写史的人称呼他靖郭君(很容易令人想到金庸小说的郭靖郭大侠),大概春秋战国年代的人流行以号称呼人。这田婴与田文父子是真正皇亲贵戚,田婴与后来的齐宣王是同父异母兄弟,电视剧里他是皇弟。难怪这对父子这么有钱,田文孟尝君一天可以花十万元伙食费养门客。

    细细看田婴与田文父子的事迹,还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这孟尝君田文门下三千食客的行为,其实是尾随父亲靖郭君田婴的作风,同样很能接受门下食客各种傲慢古怪。孟尝君更应是亲眼目睹父亲在风尖浪刀里,是靠门客解救危机。难怪他一养三千人。

    如果是在那个年代,可能自己到孟尝君那里试一下运气当食客,待遇很好的白吃白住。只是自己实在没有任何才干。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