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冠良:疫苗副作用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林冠良:疫苗副作用




    对疫苗副作用的担心和害怕,从两年前麻疹大爆发的时候就一直延续至今。这间中经历过了麻疹、小儿麻痺、流感,到现在的新冠疫苗,群体免疫的破功和无法达成,主要都“归功”于疫苗阴谋论。

    疫苗阴谋论的始作俑者是Andrew Wakefield,至今还有人拿著他那些已被撤稿的研究到处宣扬疫苗有害主义。讽刺的是,被剔出主流医学界的Andrew Wakefield,在反疫苗界活得比之前还要滋润,最近几年还参政了!连特朗普当上总统后,也有找他合影(这就可以解释非常多事情了)。

    其实,疫苗乃至任何治疗手段,有副作用都是正常的,只要是医疗人员,就一定明白,所有治疗手段一定都可能伴随副作用。所以,一开始Andrew Wakefield的研究可以刊登在顶级期刊,就可以看见科学界对疫苗副作用这件事是可以接受并且极度重视,因为影响很深远。但事后发现,他的数据都是假的,而且负面影响已经是灾难等级,他的理论让辛苦建立起来的群体免疫系统崩溃。这才是他臭名昭著的原因,而不是因为揭秘疫苗副作用而被主流医学杯葛。

    退一步来讲,如果副作用大于好处,医学界一定会先放弃这个疫苗,因为如果出问题,擦屁股一定是医学界,医学界又不傻。

    疾病的治疗依靠的是经验和方法的累积,如果间中发现一条看起来很正确的路是死胡同,我们就会改道。远的不说,就说我们正在面对的疫情,一开始也有很多现在看起来很荒唐但致命的建议,比如“不会人传人”,但经过经验和科研的累积,我们逐渐发现疫情的本质和处理方法,疫苗也是其中之一。

    所以,如果疫苗被发现有副作用,就尽可能找出原因并调整操作方式,比如现在打了疫苗会要求你坐著15分钟到半小时,这就是为了观察你有没有发生严重过敏,如果有,就可以即刻处理,这降低了风险。在各位选择打不打疫苗前,都该去衡量打了的好处,还有注射之后可能出现的副作用,并做好心理准备才是正确的心态。而不是盲目担心,却一边cuti-cuti Malaysia,一边以为病毒看不到自己。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