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一文:青年的问题与主义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张一文:青年的问题与主义

    这几天,两则与青年有关的新闻,吸人眼球。年轻人究竟是要多研究一些实际问题,还是多谈点理想主义?依然引人深思。



    这个问题,当年中国的思想家胡适就曾经提及过。1919年7月20日,胡适在《每周评论》第三十一号上发表《多研究些问题,少谈些“主义”》一文。他的意思,当然是希望包括年轻人在内的衮衮诸公,少一些纸上谈兵,多一点务实精神。

    用胡适的眼光来看当下新闻,别有滋味。例如第一则新闻,在第15届全国大选或许会来之际,约30多名大马大专生身穿黑衣和白衣,4月11日中午12时开始在马大东姑礼堂外静默抗议18分钟,声援120万名被否决投票权的18至20岁的选民。中国公民虽然年满18岁就享有投票权,但是选举结果并不在选票中。毕竟,幼稚的年轻人有太多自身问题亟待处理,他们难以肩负起治国理政的理想与主义。大马大专生也不例外。因此,我国政府否决18至20岁公民的投票权,情有可原。

    黄之锋又加刑

    第二则新闻是,今年24岁的香港人黄之锋,在监狱里又被加刑,而且是以同一罪名加刑,这让人想起“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2011年,14岁的黄之锋创立“学民思潮”及组织社会运动,带领群众迫使政府取消向学生洗脑的课程而闻名于香港。2014年他因参与雨伞运动被美国《时代杂志》选为全球25位最具影响力少年。2018年获美国参议员提名竞逐诺贝尔和平奖。不过,他应该知道,命运所馈赠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明了价格。2018年1月17日,黄之锋被控藐视法庭罪,判监3个月。2020年12月2日又以组织未经批准集结罪,被判刑13个半月。这个刑还没有服完,今年4月13日,他再次因同样的罪名被加刑4个月。还有完没完呢?这人的遭遇,或许能说明,“乱港”青年还是太幼稚了。

    多解决问题

    今天是4月15日,也是中国共产党原总书记胡耀邦的祭日。1989年4月15日,失势的胡耀邦溘然逝世。他15岁就参加共产党领导的革命运动,并在1981年6月至1987年1月担任中国共产党最高领导人。因为爱护青年学生的政治热情,遭遇所谓八大元老集体打压,被迫辞去执政党一把手职务。而他的突然辞世,自然引起曾经被呵护过的青年学生的情绪反弹,“六四”天安门事件由此爆发。这场以悼念胡耀邦为起点的学生运动,最后以失败告终。毕竟大学生太年轻,他们应该坐在教室里、图书馆里,好好学习。不谈主义么?要谈,政治理想主义就像亵衣,应该有,但是不要逢人就露出底裤来。

    我国就像是漂浮在海洋上的船,需要包括年轻人在内的全体国人,同舟共济。多解决问题,少谈些主义。如果大家离心离德,大马这条船,就很有可能成为“泰坦尼克号”(RMS Titanic)。1912年4月15日,英国皇家邮轮泰坦尼克号,在北大西洋撞上冰山沉没。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