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知见◢ 江健勇: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马来西亚酸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书生知见◢ 江健勇:身在曹营心在汉的马来西亚酸民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最近马来西亚羽球国手李梓嘉在国际比赛大胜后,有一些本地酸民留言说,他能夺冠是因为没遇到中国的国手。其实同样的事情也发生在另一位马来西亚的“国手”,张吉安在台湾金马奖上获得最佳新导演,一样的也有酸民留言说他会赢是因为中国导演不能参与。(留言的会不会是同一个人啊?)

    不少的心理学研究中,都有发现到人们在自己喜欢的球队或国手大胜或大败后,在用词的描述上会有分别。

    如果自己国家在某场国际比赛中胜出了,大家是很惯性的会说“我们赢了”。如果自己国家队或国手在比赛中输了,大伙会说“他们输了”。

    “我们”或“他们”的分别在于前者是第一人称,后者是第三人称。

    我相信就算不是自己国家队伍,如果你是曼联的粉,他们打赢了,就算你是马来西亚人,你也会说“我们赢了!”反之曼联输了,你会说“他们输了!”

    你角色有代入的队伍,你会觉得他们胜利的开心跟你有关,所以你就会把“我们”的第一人称置入语言中。反之你有角色代入的队伍输了后的痛,也是你的痛,你为了在心理上制造距离感而减低痛苦,就会用第三人称的“他们”来形容。

    (示意图/123RF)
    (示意图/123RF)

    虚拟出距离感

    估计这些酸民在李梓嘉或张吉安赢了后,他们可能也不是说“我们赢了”的那个群体。有可能他们就是很讨厌张李,所以不能角色代入人家的赢,再不然就是他认为张李不是他们国家的人。

    我相信张李是很确定自己是什么国家的人,那些酸民是什么国家的人,我就很好奇了。

    而且恰巧的在对于撒谎的研究中,科学家们也发现人在讲真话的时候,会用比较多的“我”第一人称代词,“我”或“我们”是在象征着我们对自己讲的话有代入感、拥有权和负责任。

    而在撒谎时则一样的会用比较多的第三人称字眼,目的也是为了制造自己和虚假内容的心理距离,而虚拟出距离感是很下意识想告诉人家你和它没关系。

    其中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就是当年克林顿总统因性丑闻事件被弹劾,他在发表的时候说“我没有和那个女人发生性关系”,你会注意到他称女方为“那个女人”,这就是在语言上制造距离感。

    综合上面两个研究的结果,我只能粗略的判断这些酸民应该是“身在马国心在汉”。

    或者李梓嘉和张吉安也不需要介怀别个国家的人在酸他们,因为人家也很遗憾自己国家的选手没能参与,吃不到的葡萄确实是酸的啊!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