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乘hong破浪◢ 刘拯穅:我的大学理财教育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乘hong破浪◢ 刘拯穅:我的大学理财教育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2017年我开始南下北上到各大学府分享理财教育,在这过程当中,我发现到大马年轻人的理财教育水平普遍不是很高,而近年国家银行调查也发现,75%大马人的储蓄不足1000令吉。

    对,就是毕生积蓄都买不起苹果的Airpod Pro。

    当时很多学生是第一次接触到投资理财这门课。这促使我加大马力,积极去影响更多学生,为的就是想尽一份力把理财教育推进校园里。

    在我们创办的VI Club For Youth里,我们所提倡的除了是理财教育,投资、职场和人生也是我们注重的课题,这让学生在还没出来社会赚钱时,就知道怎样规划好他们的财富。

    因为我始终相信,理财教育没有年龄限制,只有思维限制。

    从小我就听父亲说过某某因为投资失利而跳楼,但因为当时还小,我一直都不以为然。

    直到我自己接触理财教育后,开始察觉到一些投资者由于无法接受自己把所有的钱都亏了而自寻短见,我才意识到,原来真正让人穷途末路的不是投资工具,而是他们对于该工具的认知。

    三个问题避开金钱游戏

    这个世界最便宜和风险最低的投资,其实是自己脑袋的知识。如果没有资金,可以上网找资料。如果有点资金,可以逛书局买几本有营养的书,书中自有黄金屋是不变的定律,或选择找个你喜欢的导师带领你。

    在我18岁时,因为很想赶快赚钱,所以一直努力去寻找投资机会。机缘巧合下,我接到了一通来自小学同学的电话,他问我说有没有空跟他出去喝茶,然后你知道的,那杯茶是免费,但他口中的“经理”所分享的“投资机会”要了我380令吉之后,便毫无下文了。

    清醒之后我才知道不管任何投资,友情信任必须放在最后面,而我们该做好自己的研究和独立思考后才做决定。

    毕竟钱是我们的,责任也在我们身上。

    在和一位大学副教授的访问里我问到:“最近大学里还会不会有金钱游戏的出现?”他看着我,笑答“在我的年代就已经有了,在你的年代也有,那你觉得现在大学的金钱游戏是第几代了呢?”

    我才恍然,原来金钱游戏渗透进校园的历史比我想象的还更早许多。

    要避开金钱游戏,可以尝试问问推销你“投资机会”的朋友这三个问题,然后你才做决定。

    1. 当我把钱给公司后,公司的现金是如何流动的?

    2. 这家公司是靠什么产品或服务来赚钱?

    3. 公司所派出的高利润是否合理?

    一家企业的净利润率大概在10%至30%左右,就是每100令吉的收入能净赚10至30令吉。我想问,如果整个企业都只能赚一年30%,那他们答应的一个月20%回报率,是否有点说不过去?

    往往让我们做错确定的不是市场的消息,而是我们不知道我们不知道些什么。透过阅读增加知识,是让我们少走冤枉路的其中一种解药。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