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国盟希腊式悲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国盟希腊式悲剧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负债累累,债比天高,砰砰声,冲上兆。

    债信危机,政党恶斗,大马的政治和经济同时在颤抖。

    债淹脚目,截至去年,政府的债务和负债高达1兆2617亿令吉,占国内生产总值89.2%。

    西方经济学者过去的看法是,当一国债务超过GDP的73%,可能会面临破产、通膨、币值崩溃等危机。

    有不正常的政治就会有不健康的经济,大马在颤抖,危机或在转角。

    希腊于2001年为取得加入欧盟的资格,造假财政赤字(如同政客为赢得选票之行径),反对党执政后才戳穿真相,赤字连连,超乎想像,另一不正常政治的恶例。

    希腊近百年来,几个家族轮流执政,总理大位一度由祖父做到孙子,无论谁上台都会以当公务员为“福利”来酬庸自家人,唯有臣服于党的选民才会受到照顾,拐杖政策导致债务赤字年年累积。

    希腊人的不幸跟大马人有什么关系呢?

    两国都有不懂得开源节流的政府,从吃公家的铁饭碗的普通公仆到内阁官爷多到无法砍,政府一方面乱花钱,另一方面喊苦卸责,再继续乱花。

    最大共同点是整个制度的腐化,权力者超越了制度,谁强谁大谁就能制定游戏规则喊价,以致用人唯亲,贿赂横行,寅吃卯粮。

    大马和希腊文化中有着相同的劣根性,再坏下去,下场恐怕也相差无几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