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枝聪:勿让性别霸凌始于校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李枝聪:勿让性别霸凌始于校园



    近日校园惹议事件频传,月经检查、强暴玩笑话题掀起民间舆论,正值新冠病毒肆虐,校园感染群激增,不少学校因出现确诊病例而关闭,然而,校园中令人担忧的,还有着这些长年累积下来的性别平权问题。

    在社交媒体上,#MakeSchoolASaferPlace (让学校成为更安全的地方)的标签此起彼落,不少网民站出来揭露当年自身或身边人的真实经历,与2017年席卷全球的反性侵,及性骚扰社会运动#MeToo有异曲同工之意。

    盼改善性平教育

    上述两个风波成了今日我国有关性别平权与教育的热门话题,更甚者,月经话题成为政治交锋的武器,例如2007年两名男性议员在国会发表“月漏论”侮辱性言论;还有2014年,一名法律顾问评论女性每月来潮,不宜出任大臣职,前前后后,出言不逊之例多不胜数。

    上至国会殿堂,下至民间学堂,不论男女实则都有必要,让他们意识到自己被这个社会和国家赋予相等的责任,一起参与公共生活与学习,体验超越自我和家庭,参与国家建设。

    因此,任何的歧视性言论和性别霸凌都不该被容忍与忽视,面对性别争议层出不穷,政府尤应积极立法来推动性别平权观念;只有人民不分性别都能勇于对性别霸凌说不时,我国才可能逐步迈向性别友善的国度。

    长期以来,政府决策是以种族和宗教为基调来拟定,肤色和信仰一直是区分我国政治生态最显著的特征,不论承认与否,“一个华人欺负马来人”的关注力度,定会比“一个男人欺负女人” 来得更大更广泛。

    从之前男性政治人物以月经羞辱女性从政者,再到近期两起校园性平争议事件,#MakeSchoolASaferPlace 标签在社交媒体平台的浮现,意味着民间广大群众迫切希望政府能改善性平教育,也只有安全与正确性平观念的校园,才能真正改变两性在社会的不平等,前提是施教者同样拥抱两性平权这个价值理念。

    告别封建社会,迈入新世纪的今天,女性在她们成长的社会,包括受教育机会、市场差别待遇、家庭地位、财产分配上拥有了更大的自主权,但种种有意无意抵触性别平权价值观的言论尚在,也正反映着我国在促进妇女权益的努力上,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