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还有钱捱MCO?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还有钱捱MCO?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政府喊穷,人民喊穷,当官的却不穷,你说奇怪不奇怪?

    政府债台高筑,除了影响还贷举债能力,阻碍国家发展,也对下一代造成庞大负担。专家粗略估计,如今每名国人一出生即背债至少3.8万令吉。

    我国公共债务究竟是多少?国盟说超过1兆。若交给希盟算,加加减减,恐怕罗生门一门接一门。更或更少,官方数字有其狭义的举债定义,国际又自有一套举债标准。

    一般老百姓根本算不来,只求不要一个入不敷出又负债累累的败家子,可能吗?

    不继续举借,不挖洞请人来填,市面上就没有钱滚钱;老百姓不敢消费,市场上一片死水,政府只好英雄救市。

    不拖不欠在过去的传统社会是美德,落在当今工商社会,政府举债只要不超过规定的额度,对经济有正面的效应,国债反而能促进内需增长。

    有本事还,举债不是问题,大国政府也是债台高筑,举债是活络经济的良方,大国小国皆如此。

    大马的财政结构失衡与恶化,只看到火车头在冲,车厢一节接一节出轨。最让人民不安之处,是从“穷到只剩下权”,到“穷到只会借钱”,再到“子孙三代来还钱”。

    鼓励投资沦为投机,一旦外资投资意愿低落,民间消费能力萎缩,债务又持续走高,政府管控失效,无心无力无德发展国家,当权者无识人之明又无干练之臣,寅吃卯粮(寅年就吃掉了卯年的食粮)最后一定吃到破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