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文:一路有羽◢ 第二篇Part 1许少原: 都是一家人 羽球依靠团队配合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会员文:一路有羽◢ 第二篇Part 1许少原: 都是一家人 羽球依靠团队配合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前国手、大马紫盟联赛拿督许少原是过来人,目前也是一名教练,对于自由人能否成功,他认为需要各方面配合才有可能,羽球虽是单打独斗,但最终成功还是靠团队配合。

    少原强调,自律是自由人通向成功的最基本要求。

    他说:“在羽球圈里,大家都是一家人,我们需要一起合作。场上是竞争对手,因为冠军只有一个,但在场外,我认为需要大家一起配合。”

    “首先,我们不可能一个人进行羽球训练,因此我们需要陪练员,如果没有人跟你配合,你就要聘请陪练员,这也是不小的负担。”

    他指出:“当一名球员离开系统成为自由人,好处是可以自己控制时间,决定任何事情,坏处是你可能因突发事件影响训练计划。”

    許少原。
    許少原。

    讲究制度不讲人情

    认清系统好与坏

    他举例说:“当你早上准备去训练时,老婆告诉你孩子病了,该名自由人可能决定带孩子去看医生;但球员若还在国家队,你必须先来训练,因为在系统训练中,不管你遇到什么突发事件,都要准时报到。”

    “系统是讲制度,不讲人情。在系统下训练,肯定有它的好处,纪律可以更好。自由人没有在系统下训练,自己决定一切,但坏处却是一旦你缺席一堂训练课,却很难弥补回去。”

    “这是因为搭档或其他陪练员是按之前定下时间表训练,当你带孩子看完医生,赶回训练中心时可能已接近中午,届时大家都已结束训练,没有人会再配合你训练。”

    团队,还是单飞?

    他说:“一旦出现这种情况,该名自由人就浪费了一天训练时间。所以自由人在训练方面,可能会面对这种磨擦。”

    “自由人面对问题第二点是赞助。赞助商在决定赞助时是看我们是团队的,还是单飞的。如果是有一个团队支持的自由人,所争取到的赞助费用,肯定会比单飞自由人更高。”

    “赞助商更相信有俱乐部在背后撑腰的自由人。这些俱乐部都有各自支持者在背后推动,让自由人更进步,向下一个阶段挺进。如果你后面没有团队推动, 或许你会放松一点。 ”

    台湾是学习对象

    “其他国家如泰国、丹麦、韩国、日本与台湾等职业选手,大部分都有俱乐部支持,并有职业联赛,这些都可以成为自由人提升的平台。”

    去年初疫情爆发初期,刚好在台湾经商的许少原,因此滞留在台约2个月。

    这期间,少原参观不少台湾羽球俱乐部,对当地羽球发展赞不绝口,直言台湾羽球是大马走向职业化的很好学习对像。

    许少原希望成立自由人公会。
    许少原希望成立自由人公会。

    体长答应协助

    成立公会跨出第一步

    所谓团结就是力量,如今大马职业球员(自由人)粗略估计已近百人,如果算进已退役球员或年轻选手,可能有数百人。但是,自由人却没有保护自己的团体,一旦出现纠纷,自由人只能哑子吃黄莲。

    在这种况下,许少原有意成立自由人公会,以保障自由人的利益与向有关当局争取更多权益。

    谈到这课题,许少原说这问题问得很好,他们的确正努力做着这计划,尽管很吃力。

    全世界一起合作

    少原说:“这不是一个国家所做的事,而是全世界同行一起合作才能做到。目前世界体坛,你可以看到足球、高尔夫球与网球都有各自职业球员公会,但在羽球,目前还没有职业球员或自由人公会。”

    “这是一个问号。为了成立职业员公会,我有去了解要如何创办。目前羽球结构,最高单位是世界羽联,接着是五大洲羽协,然后是各国羽总。”

    “现在问题是大家想改变现况吗?如果想改,我们就要找精明伙伴一起实现。现在不只是大马有这样问题,印尼与韩国等国家也是有很多自由人。”

    “目前要报名打国际赛,都需要通过各国羽总报名。如果维持这制度,最后话语权还是在各国羽总手中。”

    许少原说:“目前我已开始筹备着这公会,我要感谢体育部长拿督斯里礼查马力肯,他已答应青体部会帮忙玉成此事。如果能成立这个平台,我就能拉大家团结在一起。我们希望从大马先成立球员公会,然后再期待其他国家也能响应。”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