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朝骥:不要乱打包啦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廖朝骥:不要乱打包啦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MCO 3.0来了,读中国报封面,血红大字“禁堂食”,餐饮业者无奈各个做好准备,但是大家无不忧心忡忡,因为只靠打包及外卖的生意,销售额至少掉了50%。我问了附近常去的茶室,老板说,只要少了堂食,许多人宁愿在家自己煮、简单解决三餐,来打包的朋友也就少了。

    “打包”二字,我们在新加坡及马来西亚的餐厅、茶室,只要是卖吃的,老板及大家都明白,即把食物装进袋子或容器里,带回去享用,或者是吃不完,把剩下的食物打包带走。同样的意思,中国、台湾、香港有另外说法。在中国,大家一般说“外卖”,也说“带走”,在台湾,大家就说“外带”,在香港及粤语区,大家则说“拎走”,“行街”,非常传神。在香港打包饮料的茶餐厅用语,非常有趣,说:奶茶,飞沙走糖,行街,就是我们这里打包不要冰块不加糖的Teh C。

    打包二字,也有指买东西(不一定是食物),用纸、塑料等把它们包起来,现在网购已是常态,电商打包网购的商品就是很常见的用法。我用“打包“二字,搜索了一些旧报刊,读到一则新加坡读者发表在1989年副刊上的故事。

    感到无奈难堪

    作者叶力,是一位女性。有一天她和阿华与阿云,三位女士去看电影,要入戏院时,阿云与阿华去了洗手间,然后阿云一个人出来,叶力就问阿云去哪里了,阿华说:她打包去了。叶力心里嘀咕:“这个阿华,一定是吃错什么东西了,老是打包”。

    眼见阿华还没有回来,戏又要开演了。叶力嘴里抱怨怎么阿华还不回来。阿云帮腔:“就是啰,我还吩咐她别跑那么远,随便在附近印度人摊位买几片面包什么的。”

    这时叶力大吃一惊说:什么?你不是说阿华去了“打包”……哎呀,搞了半天,原来是她去买吃的,不是去“打包”,叶力笑得腰都直不起来了。

    到底叶力以为阿华要打包什么?难道不是外带食物吗?

    原来叶力、阿云、阿华都在建筑工地当扎铁的女工。这个工地在新加坡的勿洛(Bedok)。工地人偶有三急,就地解决,所以,她们常看到在楼板上、楼梯旁,东一堆、西一块的米田共。虽然,工地也有厕所,由于马桶常堵塞,造成厕所内外也堆积了不少粪便,非常恶心。

    女工友要换衣服,她们没办法,只好叫几位交情好的木工,在工地的角落,也拿几块板搭了一个小木房。几位女工约法三章,只可以放衣服、小便及“不准大便”。

    有一次,叶力闹肚子,疼得实在厉害,不马上解决不行。她只好用几张旧报纸垫着,解决后,把报纸包起来,还用橡胶圈固定,拿出来,这时阿英还打趣说:“炒果条七毛!”几个女孩笑成一团。往后的几个月,他们就靠这样的方式,打包解决人有大急的问题。

    所以,她才以为刚才好朋友阿华闹肚子打包黄金去了,一时没想到去打包吃的了。这个“打包”的特别意思只适用于她们三人之间,也是她们做工地女工生活的无奈及难堪。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