欠了10年房贷 他拒搬还袭警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欠了10年房贷 他拒搬还袭警

    (新加坡10日讯)向建屋局贷款买下组屋后拖欠约10年房贷,建屋局要强制收回房子时,离婚汉又当了五年“钉子户”拒搬。当建屋局人员上门执行搬迁令时,离婚汉恫言开直播指控当局抢占房子还袭警,大闹超过1小时。



    这名钉子户林国基(译音,61岁)被控一项蓄意伤害公务员和一项抵触建屋与发展法令的控状。他不认罪,经审讯后,被判坐牢三个月和罚款4000元(约1万2000令吉)。他不服所判,针对罪成和刑罚提出上诉。

    被告林国基(译音)拖欠建屋发展局贷款近10年,并拒绝搬走,最终当局强行收回他位于榜鹅的组屋单位。(《联合晚报》)
    被告林国基(译音)拖欠建屋发展局贷款近10年,并拒绝搬走,最终当局强行收回他位于榜鹅的组屋单位。(《联合晚报》)

    国家法院于5月8日发出的判词显示,被告2001年向建屋局贷款逾12万元(约36万令吉)买下榜鹅的组屋单位,并从2007年开始拖欠房贷,建屋局以各种方式提醒他缴贷款不果,在2013年开始发函表示将强制收回他的房子。

    不料,被告未加理会,五年过去了也没有搬走,当局不得不在2018年10月24日早上10时上门执行搬迁令。

    被告当时拒绝开门,执行人员只好找来锁匠帮忙,但他中途突然打开木门,隔着铁门与执行人员对峙,更从屋内找来脚踏车挡门,甚至拿出手机扬言要开面子书直播“让大家看看建屋局抢占我的房子”,结果惊动警员到场,但被告仍拒绝开门。

    由于锁匠使用电锯开锁,两名警员担心被告持续抵抗会不慎被弄伤,于是伸手入屋紧抓着被告的手臂阻止他挣扎,但被告拒绝配合,更多次挥拳袭击其中一名警员的手臂,最终动用约五名警员才成功抓着被告的手臂,让锁匠成功开门。

    被告事后被捕,建屋局收回被告的房子。

    案情显示,被告开始抗辩时声称没有收到当局发出的信函,后来又说虽然有收到信函,但当局每次发信后都没有执行,似乎只是想“吓唬他”,就像是“狼来了”,他因此不把信函当一回事。

    他也指当局没有明确透露赔偿金额,显然有所隐瞒,他因迟迟没等到正式的“法律文件”才没有搬走。

    另外,他也指一名建屋局人员曾指有关单位是被告的婚姻资产,离婚后很可能要平分房产给前妻,他因此认为对方介入他的私事,不仅报警指对方骚扰,还采取推事投诉。他也不满建屋局人员两度上门关掉他的电源,多次惊动警方到场。

    他甚至提呈一份亲笔写下的结案陈词,直指当局“滥用职权”和侵犯他的隐私等,但法官并不买账。

    被告声称自己事后进行心脏绕道手术,87岁老母亲也无法忍受他的房子被夺走,难过得入院最终逝世,是被当局“害死”的。

    被告在庭上说,他在2019年1月曾进行心脏绕道手术,而他高龄87岁的母亲也同时进院,并于同年1月10日逝世。他将母亲去世归咎于建屋局,指母亲无法忍受儿子动手术后房子又被收走,才因此难过得离世。

    他在庭上也坦承袭警,但坚称自己是出于“自卫”。

    另一方面,建屋局10年来一再给被告机会,虽然最终收回组屋,但事后不仅作出赔偿,还帮被告安排另一个两房式单位。

    建屋局人员在庭上表示,被告自2007年拖欠房贷后,当局通过电话、发函、上门探访和约谈提醒他付款,并曾帮他安排分期付款,并有意帮他安排另一个小型单位,而被告也曾承诺要卖掉房子,但他迟迟未兑现承诺并拒绝配合。

    当局尝试协商六年后,多次发函表示将强制收回他的单位,并清楚列明当局愿支付高过市价的数额(逾41万新元,约123万令吉)作为收回组屋的赔偿金。

    按照条例,屋主有权在28天内针对收回组屋和赔偿金数额提出上诉,但被告不仅没有上诉也未加理会。

    尽管当局在2018年10月强制回收组屋,但仍帮他安排一个两房式单位,被告用当局的赔偿金和公积金就可全额付清房价。

    来源:《联合晚报》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