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印度是大马的镜子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印度是大马的镜子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印度疫情失控,新增病例和死例几乎天天刷新纪录。

    多国禁印度航班怕,当地有钱人早已逃离。没私人飞机的,受入境限制影响,又想逃到新加坡,试图改道从第三方国家如马尔代夫、尼泊尔或斯里兰卡入境。

    印度有哭不完的眼泪,每天上演人间悲剧,政客这时候还在州选,有人看到生,有人看到死,藉疫情谷选情。这种“印度数”,非一般人算得出。

    印度人当下找不到甘地,精神上与他同在,行动上,这个大国,与人类文明那么远又那么近,到处有希望,也处处见证绝望。

    医院爆满,病人被遗弃,呼吸机、氧气筒、救护车等,最重要的都最严重不足,批评政府的声音越来越响亮。

    总理莫迪曾多次声称已战胜疫情,为了选举明确表明不会再实施“MCO”。

    中央和地方抗疫不同调,互不合作,不相信科学,不相信专家。

    印度当年首次发射火星太空船就成功,举国充满大国自豪感,瘟疫一来,自己人骂成一团仍开不出一张药单。

    印度有许多十分聪明的人,数学、科学、科技等方面特强,一个接一个外流。

    这民主大国多元又松散,对社会科学和人类社会的研究没有同步跟上,脑袋和身体不一致,不受管控,很难管理。

    政党合纵连横,政坛一片污水,政客闭着嘴都能说谎。企业家最爱讽刺政府的无能,“当政府睡觉时,经济就成长了”。

    “印度没有民主不行,但有了民主则行不了”,印度的悲情,大马人看得懂,或许是因为有不少相似之处,像一面镜子,镜中有我也有你,越看越不安。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