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玉辉:全面落实校本评估才是关键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郑玉辉:全面落实校本评估才是关键



    UPSR正式废除,坊间褒贬有之,属正常。个人在70年代中进华小,自然就面对小五检定考试;有别于80后面对的UPSR。当年快乐学习、愉快度童年的日子,的确回味无穷。

    从多方议论UPSR的废除分析,基本上就是围绕在三大争议点上:(一)为何要废除?(二)后续如何评审?(三) 校内评审可信度多高?

    个人在2003年被柔州教育局委为SPM科学实验校本评估培训员(Jurulatih Utama Pentaksiran Kerja Amali ,简称JU PEKA),与十多位老师一同负责州与县内国中和私立中学(包括有报考SPM的独中)于2004开始实行的PEKA的培训和讲解工作。自SPM科学实验试卷取消后,考试局就尝试以PEKA取而代之,迈开校本评估(School Based Assessment /Pentaksiran Berasaskan Sekolah (PBS))的第一步。经历17载岁月,去年也宣告走入历史。2021年的SPM理科科目又回到科学实验试卷,但已简化为3合1(物理、化学和生物在同一张试卷,但每科出题方式有别)。

    时间点欠佳

    日前,董教总、全国校长职工会会长林美琴校长和华教家长学会会长骆展丰都希望教育部有一个全盘与完整的替代方案。林美琴校长认为教育部应该逐步废除UPSR较恰当,以便老师们可以做好准备。近一步分析,可发现到教育部的上述决定对校方而言是相当突然;至少在时间点上就不太恰当。但教育部的回应是废除UPSR非仓促行事。个人的疑问是:已决定废除,难道在更早,抑或今年新学年开始前不可宣布吗?
    至于华文理事会主席王鸿财认为自2011年推行小学标准课程(KSSR )后,同步推行的校本评估就是要通过教育改革从考试的桎梏中解放出来。

    这里也让我们窥探出,数十年来UPSR成绩就被视为6年小学生涯的总结。就如教长莫哈末拉兹从多方的反馈得知:“小六生报考UPSR只为了拿A”。个人觉得教长的上述说辞可能只适用于优秀生,至于其他一般学生根本没选择权,因受限于教育制度。

    若追溯回施行KSSR的时间点,小一已在2011年开始;学校老师也已通过校本评估来测试教学成果。2016年本就该废除UPSR,让中一生在2017年衔接中学标准课程(KSSM)课程。或许国内的教育体系融入太多政治因素,造成本应在2016年废除的考试,拖至5年后的今天才宣布。

    “中庸”方式评分

    这里,让我们深刻理解,教育改革影响深远,需要教育专家深入探讨和规划。再说,已确定的教育大方向,必须坚持,万万不可渗入政治或其他因素。任何“头痛医头”的政治决定,不但苦了广大教育工作者,更对莘莘学子的心智发展影响至深。

    目前教育工作者面对的问题是校本评估牵涉太多的书面报告和各式各类的评估表格待填写。就如董教总所言,应简化书面报告,让教师们把有限的精力用在教学上。校本评估的另一难处是身为科任老师的评估能力往往被质疑,评分太高或太低都可能面对校方或教育官员的质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促使部分老师以“中庸”方式评分。

    既然相信教育是一门专业,适当下放权力和信任老师,肯定有助于让校本评估走得更踏实,时间足以证明国内广大教师一样有能力,从而挽回对校本评估的信心。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