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立慷:头痛医脚的愚昧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郑立慷:头痛医脚的愚昧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疫情在国内爆发1年多后,各部门还是各自为政,没有进行任何协调。这边厢国安会宣布跨州跨县工作需要警察批准信,那边厢国际贸工部就宣布只需要该部门和雇主信件就可以了,整个过程不超过24小时。

    令人担心的是,这些沟通失误不是个案,几乎每天都在上演。国家安全理事会跟国际贸工部、教育部、青体部、房屋地方政府部等部门没有进行沟通,SOP朝令夕改,最终受苦的是民众。政府宣布新政策后,人们往往需要等数天才有一个比较“稳定”的答案,因为作出宣布后U转是家常便饭。

    国盟政府于上周宣布雪州多个县行动管制令、隔天宣布毗邻的吉隆坡地区也进行行动管制令。3天前,政府又宣布槟城、霹雳和彭亨数个县行动管制令。周一,首相宣布全国行动管制令。处理疫情超过一年,国盟似乎只会在疫情飙升时祭出行动管制令,成为西方人口中的“one-trick pony”(永远只有一招)。

    四不像的管制令

    可是从最初的行动管制令1.0到现在最新的3.0,人民已经不清楚国盟落实管制令的最终目的。宣布前思前顾后,担心人民不满意的同时也为了博取一些人的好感,结果就产生了一个不知所谓的SOP,反而引起更大的反弹。对抗疫情的目标应该是把感染率压到最低,确保人民的安全。然而国盟的行动管制令却企图走后门,根据政治需要把某部分变得宽松,成为四不像的管制令。

    行动管制令3.0,实际上只是禁止堂食、不能跨州跨县,但是经济活动照常。这样的管制令,再进行10次也不会取得像第一次管制令的效果。再者,抗疫必须科学理性,任何政策都必须根据科学知识和数据对症下药。

    从今年2月22日到4月2日,一共出现314个新感染群,涉及9316宗确诊病人。其中工厂感染群占了48.06%、建筑工地占11.56%、教育机构5.53%、餐馆0.31%。

    刚刚公布的行动管制令,国盟政府允许工厂、建筑工地这两个占新感染群近6成的“经济活动”继续进行,而只占新感染群0.31%的餐饮业却全面禁止堂食。

    这已经不是头痛医头、治标不治本的问题,而是头痛医脚,是误诊!这种不科学、不理智的抗疫方向,不但无法有效控制疫情,更把本来已经艰苦求存的餐饮业经营者推向绝境。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