钟乙康:聊聊堕胎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钟乙康:聊聊堕胎



    虽然近代医学昌明,堕胎已不是高风险的事情,可是堕胎还是有很大的争议。这些争议主要是伦理上的。阿康师虽是医生,可是在这里并不提供有关堕胎的医学建议,有兴趣的还是当面咨询相关的医生就好。

    至于阿康师个人支持堕胎与否,个人是支持的。前提是这次的怀孕伤害了孕妇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或者是胎儿有先天性的缺陷,父母没有能力负担和照顾这类型的孩子。阿康师在这篇文章主要想说先天性缺陷的胎儿这件事。

    好事的圣母类人士会说,只要是生命都有活著的权利。确实如此,可是当你是负责照顾他终生的监护人时,你是否有胆色继续这么说呢?确实有许多父母有如此担当,我看诊的时候也遇过不少这类型的病人。

    如果父母已经知道,将来的孩子会有缺陷,不能融入社会,父母必须终生照顾他,而父母愿意接受的话,那么皆大欢喜。 如果父母暂时没有这个能力,也没有足够的社会资源帮助,那么留下这个先天性缺陷的胎儿是整个家庭,甚至是社会的负担。

    我依稀记得,之前有个案件,有个十八岁的先天性缺陷病人,当街非礼另一名少女。少女的父亲愤而报警,却招致某些圣母类人士批评,应该给予这类的病人宽恕,放过他之类的。 如果是你的女儿今天被人非礼了,你是否有如此气量来宽恕?而你女儿的心情该是如何?

    病人的母亲说,我的孩子有缺陷,请原谅他。

    阿康师会说,我可以原谅孩子,因为孩子有缺陷,可是我不能原谅你,你明知道孩子有缺陷,可是你没有适当的帮助你的孩子,至少不去伤害别人。 说到这里,阿康师想表达的是,如果父母有能力,也认为自己有这个决心,那么将胎儿留下来,便是一件虽然不完美,可是也算欢喜的一件事情。

    如果父母没有这方面的能力,那么请和医生谈谈,和真正爱你,未来愿意物质精神上支持你的人谈谈,这些人才是真正关注你幸福的人。其他人只是隔岸观火,给一点圣母式评价的,他们并不会,也没有能力在这段艰难的路途帮助你,请忽略他们的声音。

    杜律师有关堕胎的文章我也有看过,我非常认同他文章里的观点。医生和律师一样,都会直面这个社会的阴暗面和底层,和光鲜亮丽的面子书、IG不一样,这些人的生活比你想像中复杂。杜律师也理解这些人的生活背景和模式,他只想她们过得更好,而有个孩子或许能为她们的生活带来希望和向往。

    同时,堕胎不像割盲肠,手术后快乐回家大吃大喝,有一个问题会缠绕你一生,如果我生下来的话,孩子会是怎么样的? 引用杜律师的话作为结尾,如果你还没准备好当父母,避孕,避孕,再避孕!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