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那个忧郁星期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那个忧郁星期天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疫情下又添轻生亡魂,很不幸,很悲痛。

    有人问:可以不要报导自杀新闻吗?

    如果可以,新闻室也不想看到这类新闻,但人心十分脆弱,很容易陷入黑暗深渊,可能吗?

    近期大多自杀悲剧都与疫情有关,过去的案例也绝大多数涉及经济问题,自杀者看不到安全网、心理问题加上不懂得求救而感到绝望。

    一些卫道人士怪罪新闻报导,反对媒体报导自杀案,但问题不在报导。

    想要自杀的人,不会因为看了自杀新闻而去自杀。

    如果媒体不报导,政府就看不到真正问题,安全网被忽略,拨款不足,社工不够,关怀不到位,任由卫道人士转移焦点怪罪媒体。

    自杀防治权威斯坦格说过:“医疗科学的耀武扬威,反而提高了自杀比率。”

    政府和专家不能老是把自杀医学化,只推给医学,不够重视自杀者内心世界,过度以病患角度治疗他们,结果很可能诊断错误吃错药。

    陈文茜写《忧郁与自杀的隐喻》提到,“《忧郁星期天》的故事是欧美心理精神学激烈争论的著名事件,至今仍无一致的结论,当时除了禁播,谁也找不到阻止自杀的方法。而每次我听着此曲旋律,读着歌词内容,脑海即想起辛苦抚养我长大的外婆,为了她,我要活下去”,字里行间探索的就是自杀者内心世界及生命哲学。

    还有,忍不住还是要提YBB。如果媒体沉默,不层层参与揭发YBB闹自杀的案中案,等同与当事人“共谋”,将自杀者“肤浅化”,同时把自杀行为“无知化”,最后得到“满足”的会是谁呢?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