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又一年◢ “我怕出不来……” 39岁铁厂老板一语成谶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新冠又一年◢ “我怕出不来……” 39岁铁厂老板一语成谶

    (东甲17日讯)“我怕出不来……”



    39岁铁厂业者于上月30日确诊新冠肺炎送院治疗5天后出现呼吸困难,随后紧急送入加护病房(ICU)抢救12天后,不幸败给病毒,于今早8时10分逝世。

    来自东甲县武吉甘蜜的死者陈来兴,对猛烈攻击自己的病毒似有所惧怕,且在被送入加护病房前早有预感,特意致电交代胞弟照顾好双亲和家人,还有生意上的事务。

    死者二弟陈来发(37岁)今日接受《中国报》访问说,哥哥在电话中曾透露害怕自己出不来的引忧,不过,身为家中长子的他(哥哥)也很快反过来安慰家人“别担心,两周后就出院!”

    死者陈来兴。
    死者陈来兴。
    陈来兴不敌新冠肺炎病,周一早上不治,他与家人共庆生日的景象,已成追忆。
    陈来兴不敌新冠肺炎病,周一早上不治,他与家人共庆生日的景象,已成追忆。

    奈何,陈来兴努力了十多天,仍不敌新冠病毒,遗下遗孀和一对年幼儿女,永远离开他最爱的家人。

    与死者共同经营铁厂生意的陈来发指出,大哥经常四处奔波见客户,他在确诊之前曾到过疫情红区新山,随后陆续听到当地有朋友确诊,于是前往做检测,结果确诊染上冠病。

    他说,大哥在病发初期的症状轻微,并在麻坡专科医院普通病房接受治疗,但本月5日突然致电给他告知,紧接着如果打不通其电话,或他已可能被送进加护病房。

    他指出,大哥申诉感到呼吸困难,由于对此病症有所了解,他话中提到害怕自己进去就出不来,万万没有料到那通电话已成为最后遗言。

    甫于今午瞻仰大哥遗容并处理火化事宜的陈来发指出,家人过去多日无法联络上哥哥,但大家集气通过预录视频给大哥打气,并欣喜昨日接获院长告知大哥已度过48小时的危险期。

    万万没有料到是,家人心头石才放下,今早却接到大哥已离世的噩耗,令家人难以接受。

    陈来兴在进入加护病房前,把手机充电到100%,家人相信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健康出来,以期能马上与致亲联络。
    陈来兴在进入加护病房前,把手机充电到100%,家人相信他一直希望自己能健康出来,以期能马上与致亲联络。

    电话充满电 盼联络家人

    “大哥把电话电力充到满,希望自己能够出来后第一时间可以联系我们,但他还是撑不过。”

    陈来发指出,周二到医院处理大哥的身后事,发现他遗留在医院的手机充电是满满的。

    他说,大哥肯定是希望出来之后,马上电联家人。

    他指出,大哥是家里的精神支柱,疼爱着每个家人,且最孝顺父母,每当家里有任何节日或喜庆日子,他一定召集大家欢聚一起,联络感情。

    陈来发透露,在大哥的最后遗言中,更不忘交代他这个弟弟要把坏脾气改掉,说着说着忍不住抽泣,对大哥的离逝感到深深不舍。

    陈氏提到,院方有让家人在有距离的情况下,瞻仰大哥的遗容,随后送往火化。

    由于非常重情义的大哥生前结交许多好友,以及深得亲戚的爱戴,陈府决定周二领回死者的骨灰后,开放给亲友拜祭,其住家于73, Jalan Melor 4,Taman Melor, Bukit Gambir。

    陈来兴手机里都存着自己与爱儿的照片。
    陈来兴手机里都存着自己与爱儿的照片。

    担心家人被感染

    死身生前躺在病床上,害怕家人被自己感染多于担心自己的病情。

    陈来发指出,大哥确诊冠病后即入院,但当时病情尚稳定的他却一直挂念家人,不仅托朋友帮忙购买快速检测器给家人进行检测,还再三交代全家人一定要去政府诊疗所检测。

    死者在确定一家人都安全过关后才安心,但他的病情随后加重,最终熬不过去。

    陈来发指出,这场疫情非常严重,可怕的病毒随时吞夺人命,而他大哥就是一个例子。

    他遗憾仍有许多不爱惜生命的人,在这段期间照旧到处趴趴走,甚至群聚喝茶。

    他也促请之前与大哥有接触的人士,前住做检测及隔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