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生知见◢江健勇:赌博上瘾不是因为有贪念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书生知见◢江健勇:赌博上瘾不是因为有贪念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一般人对赌博上瘾的人,有过于简单评论,认为他们都是因为贪。

    贪是不至于让人上瘾的,专家普遍认为喜欢上赌博的人不是不爱钱,而是更喜欢输赢的不确定性所带来多巴胺和肾上腺素的忐忑刺激。

    你会觉得整个人好像热恋期般被激活了,但,在这阶段你还没上瘾,再发展下去就是了。

    上瘾后反而很难再回到种被激活的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日常中愈加严重的焦虑,唯有赌才能舒缓。

    不赌的时候就会很焦虑,这才算是瘾。

    焦虑加上欠很多朋友和大耳窿钱的压力,他们的智商就会断线。

    2004年科学家在印度检测蔗农收割季节前后的智商分别,因为收割前他们家中经济拮据,收割后自然的经济压力就会舒缓,他们发现“穷”会让他们的智商下跌十点,而且穷还会让他们做错更多财务决定,导致负债连连。

    另一个相关研究发现如果给你两个选择:这星期拿十元或者下个星期给拿二十。

    如果你那个能够计划未来的脑前叶是正常的话,你通常会选收获比较大的后者。不过,一旦用电磁波来压抑脑前叶功能的话,你反而会更倾向于只看到眼前的十元。

    除了电磁波,穷的压力也会压抑脑前叶的部分功能。

    我们除了可以穷钱,也可以穷时间。

    普林斯顿大学的一个实验要求两组人完成很多回合有难度的测验,一组没有时限,另一组有时限。第一回合完毕后,两组的成绩是没分别。

    他们就告诉“时限”组如果有需要的话,接下来每一回合可以借秒,但每借一秒,总回合的时限就会扣两秒,这简直是大耳窿借贷的概念。

    一旦这组学生开始借秒,之后他们每一回合的表现就越来越差。

    撒谎已成习惯

    在你越赌越输,同时又逼切需要借钱还给大耳窿,骗亲友看起来就很方便了。

    科学家曾经在给人做测验时扫瞄其脑袋,实验的设计让被扫瞄者汇报答案时,可以很容易撒谎。

    他们发现第一次在测验中决定违反道德而撒谎时,附带的情绪会让他们脑中的杏仁核有强烈反应。

    若第二次撒谎时,杏仁核反应没那么大了,第三次撒谎时的反应会更小,持续到最后的撒谎就开始没有反应了。

    连翻的撒谎,你最终必然适应。

    在长时间紧急需要钱来豪赌和偿还大耳窿,只要第一次编了个谎来跟亲友借钱,你很快的就会挖出一个更大的坑,又得马上再编第二个谎言才能救燃眉之急。

    再继续的发展下去,你终于会感觉到撒谎就好像呼吸般自然。

    赌博上瘾,不是告诉他十赌九输就行,因为都不是为了钱。

    不是告诉他会倾家荡产负债百万,因为他发瘾而焦虑时,根本就很难觉得这么遥远的后果是真实的。

    不是要他发毒誓,因为他习惯了不讲真话。

    请谘询专业心理师。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