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史光宏:一场灾难,还是一份礼物?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郭史光宏:一场灾难,还是一份礼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自从芽生出生以后,我一直像月亮一样,月圆、月缺,反复循环。我想,今后也一定还是这样吧。不过,我已经懂得了这个道理。尽管有时黑暗得什么都看不见,可是一定会出现光明。也就是说,充满光明的明天也会来到我的面前。——《月芽儿》

    不妨想像,一个一岁大的宝宝,不能走路,不能站立,不能爬不能坐,甚至连脖子都立不起来。当同龄孩子们大口大口地喝著奶,身体一天一天健壮长胖,她只能依靠一根插进鼻子的透明管子,将牛奶一点一点往胃里输。当同龄孩子们安逸而舒服地待在温暖的家,她三天两头就得往医院送,有时情况危急,还得在医院过上十天半个月。

    如果,这个宝宝与你有关……如果,这个宝宝就在你家……如果,这个宝宝就是你妹妹……你,有何感受?你会如何看待这个与众不同的妹妹?你要如何面对他人异样的眼光?

    小说《月芽儿》讲的就是这么一个故事。

    故事的主角叫阿杏,小学四年级,有个跟别人不一样的妹妹芽生。芽生是逆生子。一般正常婴儿出世的时候都是头下脚上,但芽生是头上脚下。因为这样,她的大脑在生产过程中得不到足够的氧气,身体遭遇极大伤害。医生说,她可能出现身体障碍。医生还说,她也许活不了多久。

    于是,妈妈把几乎所有时间精力都花在照顾芽生,生怕离开片刻她就会悄然死去。爸爸重新点燃了早已戒掉的烟,甚至在夜深人静时喝起了多年未碰的酒。他们不再关心阿杏运动会的比赛,不再过问阿杏在学校的点点滴滴。“我就好像是个不存在的孩子。”阿杏在心里对自己说。

    其实,阿杏一直都很想很想要一个妹妹。可是,她想要的不是总是闹人的妹妹,不是生病的妹妹,不是一个人独占了妈妈的妹妹。同时,阿杏也明白,这不是妹妹的错。妹妹并不是有坏心思才独占了妈妈,她是因为痛苦和难受才哭的。这些事,阿杏一直都懂,但心里还是忍不住难过。明白是一回事,感受是另一回事,不是吗?

    不仅如此,家里多了这么一位特别的亲人,外出也变得不再一样。那是一辆婴儿推车,载著一个脸上粘著纱布、鼻子插著管子的宝宝,走进超市,走过公园。超市柜台的队伍中,“十个月?!是有什么病吗?真可怜啊。”排在前头的阿姨说。社区公园的沙坑边,“啊,让人讨厌的又来啦!”“这家伙很奇怪。”“可别弄脏了我。”三个幼儿园大班的男孩儿一脸嫌弃。面对这一切,阿杏和妈妈做何感想?他们又该如何反应?

    十月底,学校举办文艺表演会,阿杏的班将演出戏剧《孙悟空》。因为妈妈答应出席,阿杏积极争取出演主角,并且投入百分百努力排练。正当一切准备就绪,怎知人算不如天算,爸爸在文艺表演会当天需要工作,妈妈打算带著芽生一起去看阿杏演出。听闻妈妈的计划,阿杏陷入忐忑纠结。她开始装病不去上学,开始藉故逃避排练,开始对所有人闭门不见。她想就这样躲在家里,直到文艺表演会结束,都不去学校。她能如愿吗?

    阅读更多精彩文章 马上浏览独家配套

    芽生的出世,为一家人带来了天翻地覆的改变。也许,这是一场灾难;也许,这是一份礼物;也许,两者都是。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