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又一年◢ 无牌老人院爆疫 全院37人中招2死 【内附音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新冠又一年◢ 无牌老人院爆疫 全院37人中招2死 【内附音频】

    (芙蓉14日讯)无牌经营的私人老人院大爆疫,全院37人100%确诊冠病,无一幸免!其中两名住院华裔老妇更抢救无效,不幸逝世。



    本报日前独家报导芙蓉区一家无牌经营的私人老人院,因院内一名“趴趴走”的老翁确诊,累及同院2名老妇中招。

    森州妇女事务及福利行动理事会主席陈丽群今日受《中国报》访问时证实,该院37名老人及职员上周五接受新冠肺炎筛检,筛检结果于昨日出炉,证实全院沦陷,37人皆不幸染疫,当中23人为住院长者(包括2名病逝老妇),另14人为职员。

    由于一名老翁趴趴走,导致私人老人院全院37人集体确诊,其中2人更不幸染疫不治。
    由于一名老翁趴趴走,导致私人老人院全院37人集体确诊,其中2人更不幸染疫不治。


    她指出,在这起私人老人院沦陷的事故中,除了趴趴走老翁属无症状病患,2名不幸受累染疫逝世的华裔老妇,上周不约而同出现不适症状,陆续被紧急送院接受治疗,经过多天抢救不果,上周先后在医院病逝。

    她说,该老人院自爆发全院确诊的消息,目前院里接受隔离的长者已陆续出现不适症状,森福利局正努力协助把病况危急的长者送院治疗。

    据悉,老人院里有2名长者开始发烧,其他老人的身体状况也越发虚弱,情况不乐观,这批老人除遭受确诊的打击,如今更面对医院病床吃紧的困境。

    陈丽群强调,福利局正努力与森卫生局协调,安排病情严重的长者入院治疗,至于情况稳定的确诊患者,则继续被要求留在老人院里进行隔离。

    她说,这间位于芙蓉区的私人老人院,职员采取早晚轮班制,唯不论是早班或晚班的职员,全无一幸免染疫。

    老人及职员被令在院内隔离,老人院大门深锁。
    老人及职员被令在院内隔离,老人院大门深锁。

    吴女士在谭婆婆病逝后,接获老人院职员传来老人院老人与职员集体确诊的噩耗。
    吴女士在谭婆婆病逝后,接获老人院职员传来老人院老人与职员集体确诊的噩耗。

    “我本身掌握的资料来自森福利局,森卫生局目前追踪着趴趴走老翁是否传播源头,至于该老人院之前是否曾发生过确诊病例,则无从查知。”

    她透露,趴趴走老翁虽是老人院首个确诊病患,唯,对方目前并无出现不适。

    芙蓉已有4间老人院爆发老人确诊

    森州行政议员陈丽群披露,除了新近发生的私人老人院集体确诊,单是今年截至昨日为止,芙蓉区已有4间老人院爆发老人确诊新冠肺炎问题。

    她说,根据森福利局掌握的资料,4间爆发确诊病例的老人院,皆是民办老人院,除了最新爆发确诊的私人老人院为无牌经营,其他3间皆有合法经营执照。

    “上述4间老人院中,除了芙蓉区的无牌私人老人院,其余3间分别座落在沉香区、金山花园及小甘密美嘉威区。”

    陈丽群
    陈丽群


    对于老人院陆续传出确诊,一发不可收拾,她再次呼吁所有老人院经营者,在这疫情严重的非常时期,务必严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

    “以最新爆疫的私人老人院为例,该院就因为一位老翁冥顽不灵,不听劝告,坚持到外趴趴走,加上院方的妥协下,才导致集体确诊,2人染疫不治的悲剧。”

    提到病逝老妇家属对私人老人院管理层涉嫌瞒报深感不满,她表示家属可寻求法律谘询,探讨可行的对付行动。

    90岁华裔确诊身亡 家人大感不满

    90岁华裔老妇在老人院期间确诊新冠肺炎身亡,令家人大感不满,直呼:“这是什么照顾!”

    死者谭婆婆是于2019年4月开始入住该私人老人院,其孙女吴小姐指出,家人每个月付2000令吉给老人院帮忙照顾阿嬷(祖母),结果阿嬷竟被“照顾”到染上新冠肺炎病逝。

    吴氏接受《中国报》访问时指出,她对院方在这起确诊事件涉嫌瞒报的行为,感到十分不满。

    她直言,到目前为止,该院负责人不曾现身向死者家属做出任何交代。

    她说,阿嬷年事已高,她和家人对阿嬷随时会离开早已做好心理建设,可是,那个离开指的是自然生病离世,不像如今莫名染疫,突然人就没了。

    她指出,其祖母本是哮喘病患,不时会咳嗽,院方在阿嬷不停咳嗽时,并未意识到她已染疫,直至趴趴走老翁证实确诊,医院马上替阿嬷进行新冠筛检,才惊悉她已被传染。

    老人院自爆发确诊病例 负责人不曾现身交代

    谭婆婆孙女吴小姐强调,她不只会寻求法律谘询,也会约见森州行政议员陈丽群,以了解老人院爆发确诊病例的真实情况。

    她说,寻求法律谘询的主要目的不是要索赔,只是要求院方还原家属一个真相。

    “该老人院负责人自爆发确诊病例以来,到目前为止,不曾现身作出交代,而且如果不是这次确诊事件曝光,我不知老人院早前还爆发过确诊案,这种涉嫌瞒报的不负责行为,令我十分不满。”

    她坦言,她透过媒体揭发老人院集体确诊事件,主要是要向公众明确传达一个讯息,勿企图隐瞒真相,否则只会祸害更多无辜的人,特别是负责照顾年迈者的老人院,其阿嬷已是受害者,不希望还有人步其后尘。

    “阿嬷自6月3日开始咳嗽,6日病情突然转危被紧急送院后,直到11日晚上11时41分证实不治,全程不曾清醒过来,就这样默默离开我们。”

    她提醒有老人住在老人院的民众,不时到老人院监督院方运作,她在一次探访祖母(落实最新管制令前),发现老人院职员全部没有配戴口罩。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