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僧用袈裟上吊 留字:佛,我们输了!【内附音频】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高僧用袈裟上吊 留字:佛,我们输了!【内附音频】

    (曼谷14日综合电)泰国乌隆他尼府一寺庙黄袍高僧,在6月6日脱下袈裟,吊死在他曾经打坐入定的树上。



    僧舍里,放着一排字:佛,我们输了。

    高僧弟子取下师父的“上吊袈裟”,泪水不停掉落:“为什么我们至高的信仰,战胜不了新冠,甚至连一点忙都帮不上….”

    师傅名叫龙婆禅,54岁,22年的法龄,连同居士期共42年修为。龙婆禅曾被送往孔敬府精神治疗中心,被诊断为抑郁症。

    当天自杀后,当地信徒多人精神崩溃、失去依托,他们没办法接受一位平日里佛光普照的“大德金身”今日如此破灭狼狈,他们也难以用因果解释,为何集诸无量无边广大善功德的高僧,会先行失去信心,丝毫不顾“自毁自身命,自堕大阿鼻”的弘法劝诫….

    信徒们都只能呆呆看着,空气已凝成寒冰,甚至前来救援的警察和救援队,都是他的信徒,他们的眼神,撕心裂肺。

    寺庙住持龙婆布拉席表示,这根本不是个例,全泰范围内心理崩溃的高僧、沙弥、居士无数,就看当地是否肯撕烂脸面请媒体曝光了。

    “这根本不奇怪,僧人也是人,只不过是披着黄袍,正在证悟的人,一样要经历生老病死,甚至常人会患上的忧郁症,我们也会患上,所以我们其实是没有法力的凡人,不值得被过度高捧和神话。”

    住持称:“新冠之前,泰国的经济环境很好,所有人,都会来到寺庙烧香拜佛,跪拜许愿——让已经红火的生意利润翻倍,或者让正在低估期的困境,起死回生。”

    “后来,民众发现佛真的很灵验,但其实与佛无关。因为没有新冠的世界,正常运转的经济,好的生意当然容易更好,坏的事情也不会坏得无可救药,至少,比现在要好。”

    “在这种势头之下,疫情前,外国人也来泰国请佛牌、做法事,把佛法当成了寄托的工具,但这种寄托,是在让佛成为奴隶为他们服务,安放他们想富可敌国的野心,安放他们不愿意想办法就能躺着解决困难的困惑和痛苦。

    这种不脚踏实地却寄托于超自然法力的心态,是一种懒惰的许愿求施舍,并不是善念和慈悲。”住持表示。

    “新冠病毒蔓延后,经济崩塌,很多善信都失去信心了,不管他们如何在佛像前上香,不管上多大的香,放生什么鱼类鸟类动物,不管念什么经,诵什么咒,结局都一样——

    欠债的人,会被债主在社交平台广播照片,社会性死亡,亏本的人,工厂也会继续血本无归,连遣散员工的钱都拿不出。接着他们忧郁沮丧拜佛许愿后,照样忧郁沮丧,这就是新冠的威力…..让所有人患上抑郁症、失去信念的威力……”

    “对于全泰的高僧而言,我们是被责怪的,因为我们无法在佛教意义解释‘新冠的来源’,每当我们被善信追问,请求佛法开示的时候,我们只能说一句:嗯…新冠啊….是天地间的一场浩劫,是世界功德不够的表现,所以我们要诵经祈福,共同期盼全世界疫情好转。”

    “显然,每个僧人或者宗教人士都能轻易地编出上面那段解释,但我们完全不知道疫情怎么会席卷全球,也不知道疫情何时能结束,更不知道疫情结束后,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住持表示。

    “所以,外界的民众对待我们(僧人),大体是一种唾骂和责怪,说我们拿着钵碗化缘讨饭不劳而获,说我们对疫情毫无帮助,说我们所信仰的佛,不过是个人类文化发明的破铜烂铁,树脂雕像,新冠时期的关键时刻,没有任何意义…..”

    “这就是诸如龙婆禅等僧人自杀的原因,萧条的寺庙,一片蜘蛛网的神台,被误解的信仰,被扭曲的教义,僧人和正常人一样,都会因为‘被指责’而‘自我否定’,

    之后延伸出了‘自身无用论’,开始憎恨自己无法以佛法助人摆脱新冠,最后开始悲魔攻心,冲动自尽…..”

    住持称:“说到底,作为佛教人士,我们谈的是信仰,我们的信仰是一个目标,是一个将善念善行传遍全泰国的目标,是安居乐业的期盼。但是新冠当前,民众所在意的,是挨饿生活是否能瞬间改善的寄托。因此,信仰和寄托背道而驰…..”

    文 综合报导
    图 互联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