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又一年◢ 原来早有1华妇毙命 家属斥老人院隐瞒卸责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新冠又一年◢ 原来早有1华妇毙命 家属斥老人院隐瞒卸责

    (芙蓉15日讯)无牌老人院全院染疫事件,截至今日3人死者证实共有3人,全为华裔老妇,所有确诊老人已被送往芙蓉端姑惹化医院治疗。至于其他染疫的职员,全数留在老人院隔离。



    《中国报》昨日独家报导,一间无牌经营的私人老人院,37名职员和老人集体染疫,引起广大民众关注,其中2名华裔老妇更宣告毙命,此事件曝光后,再有民众向本报爆料, 在2名老妇病逝以前,事实上早有一名67岁的华裔妇女李妈妈于本月9日染疫不治。

    除了昨日一名吴小姐向本报透露祖母谭婆婆(90岁)病逝及表达不满外,今日另两名死者的家属,也向本报爆料,直斥无牌老人院的低质服务和不诚实。

    死者家属不满无牌老人院负责人瞒报行为,拟联合起来一起向无牌老人院采取法律行动。
    死者家属不满无牌老人院负责人瞒报行为,拟联合起来一起向无牌老人院采取法律行动。

    首位死者李妈妈的女儿黄小姐(目前身在新加坡),在看到本报报导后,惊悉无牌老人院对家属隐藏诸多不实行为,对此感到极度不满和愤怒。

    另一张姓女死者(85岁)的儿子谢先生,则揭发无牌老人院自去年一批有照护经验的职员离职后,院方开始聘请没有经验的外劳取代,服务水平每况愈下。

    谢氏指出,该院全体职员是在趴趴走老翁确诊后,才被命令留在老人院进行隔离,在老翁确诊前,这群外劳职员自由进出老人院,并在芙蓉市内趴趴走,如今全部人都阳了。

    死者家属们指出,他们十分不满无牌老人院负责人在出事后,把责任推卸到趴趴走老翁的身上,声称老人院无力阻止老翁趴趴走,他们都对此无法认同,认为这是卸责的藉口。

    家属申诉,他们是在亲人病情危殆,院方被迫将他们送院抢救,才被告知趴趴走老翁确诊一事,院方在家人出事前,完全保持沉默。

    “若不是纸包不住火,负责人根本不打算告诉我们院里已有人确诊,只是暗中让出现症状的长者进行筛检,结果出炉也没通知家属。”

    谭婆婆和李妈妈的家属,与陈丽群召开视讯会议,寻求谘询。
    谭婆婆和李妈妈的家属,与陈丽群召开视讯会议,寻求谘询。

    病危送院才通知家属

    死者家属全是在死者病危需紧急送院,才获院方据实告知该院出现确诊,事前全被蒙在鼓里。

    黄小姐指出,母亲是于6月9日早上9时病情危急,院方才发讯通知她,告知有一名趴趴走老翁确诊。

    “妈妈去年曾患出现肺部感染,肺部已很虚弱,令人纳闷的是,医院职员告诉我,妈妈曾在6月5日接受筛检,当时结果是呈阴。”

    她说,母亲恶耗令她感到晴天霹雳,因为老人院从来没有告知母亲曾接受过筛检。

    85岁死者张妈妈的儿子谢先生说,其母亲是在另一名90岁死者谭婆婆于本月6日入院后,翌日因为血压不寻常而被救护车送入医院。

    “我当时觉得有点反常,因为早前妈妈病情比这次严重,院方也没有急召救护车。”

    他也说,当晚他也接获日叻务医院来电,指母亲因芙蓉端姑惹化医院病床爆满而被转到该院。

    “母亲经过数天抢救,曾醒过来,直到11日病逝,医院说母亲肺部损坏程度已达末期。”

    无牌老人院告诉谢先生,其妈妈的衣服已洗干净,令谢氏大跌眼镜。
    无牌老人院告诉谢先生,其妈妈的衣服已洗干净,令谢氏大跌眼镜。
    老人院吃饭时,完全没有保持安全距离,院里的老人和职员全部没有戴口罩。
    老人院吃饭时,完全没有保持安全距离,院里的老人和职员全部没有戴口罩。

    家属拟起诉负责人

    死者家属拟向行动党法律组谘询,考虑起诉老人院负责人。

    死者谭婆婆的孙女吴小姐和另一死者李妈妈的女儿黄小姐,周二告诉《中国报》,她们与陈丽群进行视讯会议,并在对方的建议下,考虑通过法律途径起诉该院负责人。

    她们强调,起诉行动最终要求不是金钱赔偿,而是要求负责人公开向所有受害者和家属道歉。

    黄小姐说,她要对方清楚交代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包括老翁几时染疫、如何染疫、老人院几时发现等,据她所知,老翁不是院方所说无症状。

    “院方发来负责人与老翁的对话中,老翁提过他最近在咳嗽,院方却没有及时处理,请勿把所有责任推到老翁身上。”

    李妈妈在染疫前,已收到6月10日接受疫苗接种的讯息。
    李妈妈在染疫前,已收到6月10日接受疫苗接种的讯息。
    无牌老人院发给死者家属的讯息,字里行间明显把责任推卸给趴趴走老翁。
    无牌老人院发给死者家属的讯息,字里行间明显把责任推卸给趴趴走老翁。

    陈丽群:3单位将开罚单

    森州行政议员陈丽群指出,芙蓉市政局、森州福利局及森州卫生局,将会分别向老人院开出罚单。

    她说,芙蓉市政局以该院无牌经营,以及森福利局以该院没经营准证而开罚单,此外,卫生局会基于老人院没有看好老翁,任由对方趴趴走已违反防疫标准作业标准,最低罚款是1万5000令吉。

    她也提到,无牌老人院尽管已在漂白的名单内,碍于老人院建筑结构,无法通过芙蓉市政局、消拯局的标准要求,因此营业准证迟迟不获批准。

    陈丽群周二上午与其中2名死者家属进行视讯会议,她建议涉及染疫的家属,可以联合聘请律师,寻求法律谘询,再向老人院采取下一步行动。

    “家属反映,他们并非要索取金钱赔偿,只是对负责人的瞒报和不负责感到不满,家属要的是对方的公开道歉和交代真相。”

    聘外劳服务变差

    无牌老人院自去年聘用外劳后,被指服务水平每况愈下,家属曾亲眼目睹职员在老人院值勤时不戴口罩,老人也同样没戴口罩。

    黄小姐说,其姐姐在母亲病逝隔日前往老人院,曾亲眼目睹此情景。

    “有职员有戴口罩,不过是挂在下巴,老人则完全没戴口罩。”

    她说,妈妈本来10日就可以接种疫苗,就因为有人违反SOP被传染,就这样走了。

    “这样的老人院真的要不得。”

    另一死者家属谢先生指出,老人用餐的餐桌不大,当所有老人一起用餐时,不可能可以保持安全距离。

    “职员的服务十分马虎,母亲吃饭时衣服被菜汁弄脏,我要求职员清洗,后来查看赫然发现职员只是把衣服摺好,再放入衣柜,还告诉我已清洗过。”

    网页标注拥“全面许可执照”

    无牌经营老人院在其网页上,竟标注为拥有“全面许可执照”(Fully Licensed)!

    该网站除了显示一般的收费、设施等资料,有一栏目还显示老人院“获得”1993年看护中心法令、福利部、卫生部、消拯局及芙蓉市政局的批准。

    不过网页内并没有显示老人院的营业执照,只是透过文字显示老人院是“合格”的。

    此外,网页上也被揭存有令人混淆的地方,在该院网页内,老人院的标志名称(姑且标注为A)与其首页大标题(标注为B)的名称不相同,让人疑惑究竟哪个才是该院的真正名称。

    不过在进行网站搜索时,无论是输入A或B两个不同的名称,搜索结果都是显示有关老人院资料,即同一间老人院竟有两个不同名称。

    ⬇⬇相关新闻⬇⬇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