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员文:国际视野◢ 美陷“窃听风云” 与欧“友情”两面三刀?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会员文:国际视野◢ 美陷“窃听风云” 与欧“友情”两面三刀?



    ★免费注册为会员 点阅看全文★

    整理:王丽馨

    美国国家安全局近日被揭利用丹麦情报部门,监听监视盟国领导人的丑闻持续发酵。欧洲多国人士对美国提出批评,要求美方,就其监听盟国政要高官的行为作出合理解释,并对美欧关系可能因此产生的嫌隙感到担忧。国际社会也对“监听门”事件表达了关切。

    事源于丹麦广播公司报导披露,2012年至2014年期间,丹麦情报局曾经帮助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监视欧洲政客通话。

    报导说,丹麦国防情报局当时与美国国家安全局合作收集情报;情报是从德国、法国、瑞典和挪威官员那里收集到的。据悉,这次秘密行动代号为“猫尾草行动”。

    5月31日,法国总统马克龙说,如果消息属实,那这种做法是不可接受的,在欧盟和伙伴之间更不可接受。紧接着,德国总理默克尔也附和了马克龙的说法。

    法国总统马克龙说,窃听事件不可接受。
    法国总统马克龙说,窃听事件不可接受。
    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窃听是严重背弃信任。
    德国总理默克尔认为窃听是严重背弃信任。

    不单单是法德两国,现在欧洲很多国家都对此事纷纷表态,挪威和瑞典政府要求丹麦立即作出回应。因为被监听的官员名单中,也包括这两个国家的高级官员。

    德国总统斯泰因迈尔直言道:“这是一桩政治丑闻”……

    非首次被指窃听

    实际上,这已经不是美国第一次被曝出类似活动了。

    2012年7月至2013年9月,就在美国国家安全局利用丹麦互联网设施监听欧洲国家的同时,被认为与美国国安局有密切关联的网络犯罪组织“方程式组织”,悄悄攻破总部设在迪拜的一个金融服务提供商网络,而这家公司是“环球银行间金融通信协会”,在西亚地区最大的支付系统服务供应商。

    根据已曝光的文件,“方程式组织”首先利用他国被入侵的服务器作为跳板,借助身分认证漏洞攻破网络防火墙,获取了其感兴趣的资金流动轨迹等交易信息。

    美国另一大情报机构——中情局(CIA)也拥有强大的网络攻击能力。“维基揭秘”网站2017年曝光的近9000份中情局机密文件显示,该局“网络情报中心”设计的网络攻击工具超过1000个,即:可以入侵智能电视,让其“假关机”变成窃听器;可以入侵智能车辆控制系统以执行暗杀等活动;可以入侵各种计算机操作系统以及网络路由器……

    2013年,叛逃的美国前CIA雇员斯诺登泄露的秘密说,美国国家安全局窃听了德国总理默克尔的电话。当时默克尔就拨通了奥巴马的电话,认为这是严重的背弃信任;2015年,又有网站爆料美国情报部门曾先后监听法国3位总统的情报。

    此外,2019年6月,美国情报部门被曝对伊朗部分计算机系统发起攻击、向俄罗斯电力系统植入恶意程序代码。2020年,美国领导的“五眼联盟”,还以所谓维护公共安全为由,公开要求一些高科技公司,在加密应用程序中加入“后门”。

    这次美国在丹麦动手脚的事情被曝出来,不少网友早有预料。这主要是因为丹麦的地理位置十分特殊,地处北欧要塞,接壤欧洲多个重要国家。多国的海底电缆关键基站都在丹麦境内,在这里搞情报网络能做到效率最大化。

    2013年,美国前CIA雇员斯诺登向媒体泄露了美方监控细节后,逃往俄罗斯寻求庇护。
    2013年,美国前CIA雇员斯诺登向媒体泄露了美方监控细节后,逃往俄罗斯寻求庇护。
    斯诺登曾这样描述美国的监视项目:“只要我有私人电邮地址,我坐在办公桌前就能够监听任何人,包括你和你的会计师,联邦法官,甚至总统。”
    斯诺登曾这样描述美国的监视项目:“只要我有私人电邮地址,我坐在办公桌前就能够监听任何人,包括你和你的会计师,联邦法官,甚至总统。”

    美国所谓“盟友”
    中国:仅是利用工具

    美国《巴尔的摩太阳报》发表评论文章说,美国此举是为了在经济竞争中获得优势。

    文章指出,虽然欧盟成员国在一些国家安全问题上,被视为美国的盟友,但在全球商业和贸易问题上却与美国竞争,因此,美国对其任何所谓“盟友”的一些声明和举动,都会加以“审视”,并早已如此。

    北京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学院教授王朔认为,此次监听门事件再次证明,美国所谓的欧洲盟友,只是其维护自身利益的工具。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也说:“美国欠国际社会一个交代。”

    拜登深度参与?

    目前这件事仍未被丹麦官方证实,美国方面也没做出回应,而最不愿意看见这件事发酵的,就是美国总统拜登。

    拜登的外交政策重点之一,就是积极修复和大西洋盟友之间的关系。从欧盟最近的态度来看,欧盟既没有要和美国绑定的念头,也不打算和美国背道而驰。

    马克龙不仅一次提到要寻求“欧洲战略自主”,意思就是未来欧洲的发展方向,不会考虑美国的国家利益。只有一切更符合欧盟利益,这件事才有值得做的价值。

    有分析指出,欧美之间分歧越来越大,美国感觉有必要对欧洲进行情报活动。但如今东窗事发,美国必须要给出一个交代。

    但这件事拜登也洗不脱嫌疑,因为上次发生美国窃听欧洲事情的时候,拜登就是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甚至有人指控,拜登深度参与了这件事。

    拜登在本月就要启程飞往欧洲参与G7峰会和北约会议,他与马克龙以及默克尔的互动受到关注。

    上次发生美国窃听欧洲事情的时候,拜登(左)就是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于是有人指控,拜登深度参与了这件事。
    上次发生美国窃听欧洲事情的时候,拜登(左)就是奥巴马政府的副总统。于是有人指控,拜登深度参与了这件事。

    最大输家——丹麦

    值得注意的是,这件事如果被坐实,谁也不是赢家,但却有一个最大的输家,那就是丹麦。身在欧洲,却帮助美国来监听法德等国领导人的情报,这笔帐应该怎么算呢?

    如果法德一狠心,将海底电缆等一批通信基础设施挪出丹麦,那丹麦所受到的行业冲击可不是个小数目。

    此外,未来丹麦若被欧洲孤立,美国和欧洲修复关系都来不及,难不成还要保这个“小弟”吗?

    评论指出,如果窃听事件被坐实,丹麦是最大输家。图为丹麦在欧洲的位置(红色处)。
    评论指出,如果窃听事件被坐实,丹麦是最大输家。图为丹麦在欧洲的位置(红色处)。

    自封为“网络安全卫士”

    有评论指出,讽刺的是,美国这样一个“窃密惯犯”却自我标榜为“网络安全卫士”,在网络安全领域屡屡对其他国家抹黑攻击。

    从全世界看,如何维护使全球网络安全,是国际社会亟需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文:综合报导
    图:互联网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