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若鹏:我爱阿兹敏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周若鹏:我爱阿兹敏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别别别,冷静点,把刀子斧头收起来,别砍我。以上标题非我真意,纯粹只是做个心理测验,看能不能一句话惹怒全马来西亚人。老实说,除了为羽球,全国各大民族还没这么枪口一致地团结过。

    你以为我要骂贸工部长?非也,这件事已有百万人天天在做了,还骂到奥地利去。土耳其导游只是提一提阿兹敏,我们的人民大军就把他的社媒账号炸掉。阿兹敏像镭射目标标记,点哪里飞弹就追哪里。连前首相纳吉也不放过揶揄阿兹敏的机会,不过我猜他心底十分庆幸人间有阿敏,把人民恨意的焦点都转移了。

    是怎么过日子的?

    阿兹敏做过什么事,你知我知,不必再提,如今他对我来说是道趣味谜题: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作为众矢之的他如何生存?看他表演像看国家地理纪录片,比如说看变色龙怎样在自然界中变色求存。

    但当变色龙容易吗?阿兹敏和安华曾是20年战友,从安华涉嫌非自然性行为,到他自己涉嫌非自然性行为,从反对党一路奋斗到执政,为什么偏要在那个时候倒戈呢?阿兹敏不是阿汉峇峇,智商显然较高,肯定清楚整个社会对他的观感将一落千丈,但他还是反了,甚至叫岁数几乎是他两倍的马哈迪老猫烧须。

    很多人骂他叛徒,但没人天生反叛,正好相反,人生来就需要归属感。甘面对前夫所指,其中必有巨大诱因或危机。我们固然可以臆测,但背后真相大概永远不会为外人所知。讨厌归讨厌,若你把政客邪恶的刻板印象放一边,且把阿兹敏当常人看待,你也许会和我一样好奇,这下他是怎么过日子的?

    日日万人唾骂,他的头怎么举起来?亲人还爱他吗?他的作为影响亲人吗?要怎样对父母和孩子解释?换作凡人若我,早在压力下崩溃了,但阿兹敏如常工作,如常在社媒发文,明知会招风惹雨,仍泰然处之。他不像阿汉峇峇,可能全民讥笑仍懵然未觉;阿兹敏心有所感却能若无其事,这种铜脸皮铁反骨的功夫,倘你我能学之一二,天下无敌。

    因为他有能耐

    我更好奇未来他的政途还能如何发展,眼前看来他是票房毒药了,下届大选能派他竞选吗?还能对选民承诺什么?还有人会投票给他吗?许月凤之流早已销声匿迹,阿兹敏生命力顽强如核爆后继续生存的蟑螂,将怎样扭转乾坤?电影好看不只需要主角精彩,反派也要精彩。

    我关注阿兹敏是因为他有能耐,不像阿汉峇峇,随便安插在什么位置都好,连苍蝇也伤害不了。我不爱阿兹敏,我关心的其实是马来西亚,如果今天大家心目中的反派居然能在来届大选翻生,就证明大马人民活该,我们不值得更好的未来。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