甄子曰专栏:政府的特异功能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甄子曰专栏:政府的特异功能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新加坡的越南陪酒女感染群是大马的另一面镜子。

    变种病毒更毒更恶到处肆虐,大马的封锁措施已难见成效,必须全力催打疫苗。

    政府在疫情最严重的雪隆冲刺,目标是在7月内让区内所有18岁以上的人至少打过一针。

    但当局无法确切厘清,雪隆有多少“隐形人”(如非法外劳和逾期逗留的特殊行业人士),多少是潜在感染者。这些人担心受对付,或怕自己和亲友受牵连,而不愿前往检测或接种。

    新国最新防疫破口正是来自这类隐形人。政府没有向已在当地逗留一年以上、没有机会出境的短期探访证持有者提供疫苗。即便打开接种中心大门,当中多少人敢上门,是个大问号。

    我国目前只有约13%人口打完两剂,当下疫情丝毫没有改善,假设疫苗有效率平均为80%(某牌子达不到),同时每日施打15万剂次剂疫苗,单日病例才可能在10月降至少过千宗。

    换句话说,接种速度除了求快,还要打最有效的疫苗(辉瑞是其一),鼓励不打疫苗的人改变决定(尤其长者),还有找出社会暗角内的“隐形人”。

    政府计划在今年尾为80%人口接种,才有资格谈群体免疫,把冠病视为普通流感,将现有SOP内一堆的“法律要求”转向“个人责任”。

    这么做,一来把力气用在拼选举才是“政绩”;二来政府没什么钱了;最后就是,你病了,不关政府的事,请你自己好好照顾自己。

     

    更多子曰评论,点击“甄子曰专栏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