邱仁杰:警察执法如何面对民众直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邱仁杰:警察执法如何面对民众直播?

     



    如果三更半夜,我的住家有便衣警察要求入屋搜查,我也一样会保护自己,致电警局要求核对和识别便衣警察的身分。

    这么做,并不是不尊重或不配合警察执行任务,而是为了提防假警犯案。

    本月13日凌晨12时,槟城乔治市一个公寓单位, 数名便衣警察,在一名警长带领下,在门口要入屋检查 ,女屋主因担心遇上假警,开直播求助。

    重新训练

    就我的角度而言,面对这样的事故,身为人民,我们有权采取行动保护自己权益,但也必须紧记,维护权益的同时,不能过度,否则就是阻差办公。

    从这一次事故,我认为有几点事项,特别是警方必须注意的:

    第1,警方必须习惯和自觉接受监督,要习惯在“镜头”监督下执法,不得强行干涉群众拍摄;片中警长就处理得很好。

    在人人都有智能手机的时代,人人都能使用社交媒体的直播功能,所以警察在面对民众执行警务工作时,真的必须接受这种“镜头监督”的新常态。

    为此,警方高层有必要让前线警员重新接受相关训练,指导警员一旦面对这种情况,应如何处理。

    第2,持平来说,警方也必须保护自己,在往后类似的执法行动中,应该安排有警察开启随身摄录机,记录整个执法过程。

    警方必须习惯和自觉接受监督,但也必须防范有人“故意”阻差办公。
    警方必须习惯和自觉接受监督,但也必须防范有人“故意”阻差办公。

    这么做是保护警察的权益,以避免他人在影片动手脚,经过剪辑后放上网,制造舆论批评警察的执法行动。若双方皆摄下执法行动,则可以保障双方权益。

    第3,谨慎防范,避免有人滥用所谓的开直播求助为借口,故意阻碍和拖慢警方执法行动,使警方无法迅速采取行动,这是警方必须深入思考的问题。

    不容忽视

    这种可能性不是假设性,现代警务行动已经面对“非对称”挑战,犯罪人士懂得运用“斯文”的方式,来阻挠警方行动,“故意”阻差办公,阻碍警察入屋,以让他们有充足时间销毁证据。

    如果这种情况发生了,则警方高层必须思考对策,为前线警员制定指引以处理这种情况,避免任何突击行动遭到阻挠。

    第4,警方应该规定所有警察执行警务工作时,例如入屋搜查行动,都应该出示和挂上警员证。

    我知道在一些突击行动中,警方行动必须快速,不可能有时间在入屋逮捕罪犯前,一一介绍警员身分,这种情况,我能理解,而且也总不能叫警察有礼貌的敲门,向罪犯介绍自己的身分吧。

    但在这种进入民宅的个案中,警员的身分识别工作,就真的非常重要,就事论事,任何老百姓都会担心碰上的假警。

    总的来说,本次的直播警方执法行动,极可能是国内第一宗个案,警方高层必须深入检讨这一次事故对警队执行任务所带来的影响,不容忽视。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