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世威:不论违法与否榴梿园果农都有理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江世威:不论违法与否榴梿园果农都有理



    在劳勿榴梿园的事件里,政府强制执法铲平榴梿园的举动非常不妥。即便果农在法律上有违法之嫌,然而单从法律角度切入不仅无法看清事件全貌,甚至还把更深一层的问题和利害关系给遮蔽了。

    外界指责果农违法“侵占”土地,但果农是基于生存的理由而使用土地,他们是为了维生而非纯粹为了利益,这也许是他们为了生存而为数不多的选择。指责他们“侵占”似乎是在说他们是刻意为之,明知故犯,然而很多时候他们是不得不为,说“侵占”言过其实了,也抹黑了果农使用土地的意图。果农种植榴梿维生,这与一个财团或一个国家为了利益而占有一片土地的情况不同,前者为了生存,而后者则是在有所选择的情况下出于利益考量而作出行动。但是在法律并没有区分出上述两者的区别,而是将两者等而视之。

    况且即便果农违法,但政府仓促执法的方式也依旧不妥。政府在执法前是否有经过公正的司法程序?即便政府有权收回土地,也不代表政府可以罔顾果农死活,而是应该制定相应的合理补偿措施,设法安置丧失生计的果农。虽然果农在土地使用上有违法之处,然而政府处置的手段在法理上是否合法合理?政府仓促的强制执法到底是基于法律考量还是利益考量?这些都是尚待商榷而有所疑虑之处。

    压迫民众的工具

    人们很少会质疑法律背后的合理性,尤其在榴梿园议题上,法律无法去处理政府与果农之间不对等的悬殊关系,果农脆弱无力,政府作为公权力却是强大无比;果农面对的是生存问题,而对政府而言榴梿园不过是利害取舍的问题罢了。政府与果农这层不公义、不对称的关系恰恰是法律的公正性所忽略的。

    法律表面上的公平公正掩盖了不同对象之间不对等的条件,使我们无法看到弱势群体的艰难之处,有些时候法律甚至成为国家压迫民众的工具,因为法律正是依附在国家权力底下运作,法律的正当性是由国家所赋予。没错,土地是国家的,但是不应忘记国家是为了人民而存在的。人活在他所生存的土地上不需要任何理由,国家存在的目的应当是保障人民的生存,而不是与之对立。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