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咏强:又一次“坦诚的会谈”后得出什么结果?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霍咏强:又一次“坦诚的会谈”后得出什么结果?

     



    ★免费注册为会员 一起点阅看好文★

    在美国副国务卿舍曼 (Wendy Sherman) 访问中国后,整整等了24小时,白宫并没有发出声明,国务院的记者会也只是重覆一贯美国的论调,继阿拉斯加会议后,再次用上了“坦诚地交换意见”来形容会谈,完全没有提及任何具体内容;美国的主流传媒也没有多少报导,如果不搜索、可能在首页上还找不到有关的讯息。

    与之相比,中国明显地是有备而来,会谈结束后外交部副部长谢锋就立即举行了吹风会,除了申明就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台湾、涉疆、涉港、南海等问题上的错误言行,向美方再次表达强烈不满外,还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当中包括了孟晚舟事件在内,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打压中国企业、美国实施的各项制裁和限制,以及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包括美国国内仇亚、中国公民在美遭受不公正待遇等。

    之后中国外长王毅还在会谈的公告中,提及中方向美方提出三点基本要求,也是中方坚守的三条底线:第一,美国不得挑战、诋毁甚至试图颠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和制度。第二,美国不得试图阻挠甚至打断中国的发展进程。第三,美国不得侵犯中国国家主权,更不能破坏中国领土完整。提到涉疆、涉藏、涉港等问题从来不是什么人权、民主问题,而是大是大非问题,任何国家都不会允许国家主权安全受到损害。

    不太受欢迎

    事实上,舍曼访华之行也是犹豫不决,可以说根本不知道为什么而来?不是说没有提出访华的目标,但以今天美国完全自话自说的态度来看,会面也是浪费时间,因为大家都明白美国对东南亚关注的唯一原因就是拉拢区内国家围堵中国,直接去印度、日本就可以,顺道到韩国为对华强硬的候选人撑场,还有点实际作用。

    2021年7月26日下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右)在天津会见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
    2021年7月26日下午,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右)在天津会见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

    传闻舍曼在国务院内因为性格尖刻、工作挑剔,所以不太受欢迎,但是她却很善于和其他国家的政要拉关系。事实上,在安排访华时的礼节上虽然曾经惹起争议,但舍曼是资深的外交官,并且在2015年进行六方伊朗核谈判时担任美国的首席代表,当时和中国外长王毅也打过交道,在国务院内的影响力,随时不低于国务卿布林肯。

    这是舍曼两个多月内第二次访问亚洲,上次出访泰国、印尼、柬埔寨,上次大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质问了柬埔寨为何拆除了由美国资助的军事设施,并且“严重关切”中国在柬埔寨的“军事存在”,结果柬埔寨反问到美国承诺提供的援助和疫苗为何全无下文后,讨论也就草草结束。

    浪费时间

    根据美国国务院的通报,这次舍曼访问中国的目标是“为了和中国官员进行坦诚交流,推进美国的利益和价值观,以及负责任地管理两国关系,将讨论美方对中方行动有着严重关切的领域,以及与美方利益一致的领域。”

    但是在有关舍曼出访的记者会中,已经说明这次访问是浪费时间。

    首先,记者会上指“副国务卿利用她在那里的会晤强调美国致力于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并肩作战,以应对紧迫的全球挑战,推进自由和开放的印太地区,并维护和加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来来去去离不开围堵中国,那访问中国又有什么价值?说到国际秩序,中国比较美国参与更多国际准则和组织,说到外交目标,中国一直在与不同国家和地区建立双边或多边协定,而是美国在不断煽动、甚至威胁其他国家不要和中国合作,到底是谁在建设?谁在破坏?这不就已经一清二楚吗?

    不要抹黑中国

    美国进一步提出“减少我们国家之间的潜在误解,维护全球和平与安全,以及在重要问题上取得进展至关重要,我们不希望这种激烈和持续的竞争演变成冲突。这就是为什么美国希望确保有护栏来负责任地管理这种关系。”浑然不理会由始至终步步进逼的就是美国,中国反应清楚得很,不要插手中国内部事务,不要抹黑中国。

    当被记者问到中国的反制裁行动时,更完全表现中美双方态度南辕北辙:美国认为制裁中国是采取符合美国利益和价值观的行动,而中国的报复行为实际上只是“北京惩罚那些直言不讳的人,并进一步说明了中国在许多方面的政治风险上升”。维护中国国家安全就是违背了美国利益和价值观?中国反制那些在议会上、在政府内发起抹黑和抵制中国的人群,只是要压制言论自由?这是什么逻辑?

    从舍曼的一些经历,也不难发现她在外交事务上的态度。

    2013年美国国会参议院外交关系委员会的听证会上,舍曼被问到:“美国是否可以信任伊朗会遵循核协议?”舍曼回答道:“欺诈藏在他们的DNA中。”舍曼的言论被伊朗人视为对他们谈判团队的侮辱,讽刺她的是狐狸,不过舍曼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直接把“白?银狐”照片发到Twitter上,并且做成了T恤。

    两年后,经过漫长的六方会谈后终于签署伊朗核协议,舍曼视这是她外交生涯的最大成就,所以当她在2018年出版回忆录《玻璃心慎入:学习勇气、权力和坚毅》(Not for the Faint of Heart: Lessons in Courage, Power, and Persistence) 时,还特意
    谈判的最后时刻的情况放上Twitter。

    虽然当时外界已经对伊核协议的达成抱有极高的希望。但实际上,关于如何进行核查?如何限制伊朗离心机数量?如果伊朗违反协议,如何在最短时间恢复对伊朗的制裁?这些问题都悬而未决。舍曼是早有准备做好了草稿,包括对伊朗导弹、传统武器的限制,以及伊朗违反协议的反制措施,提出了几个方案。舍曼把自己的草稿给了伊朗代表阿拉奇和拉万希,他们很快就同意了她提出其中一个方案。

    但是阿拉奇提出想修改之前双方已经商定好的一项条款,舍曼立即意识到,这是伊朗的一贯谈判伎俩,就是在达成协议之前,突然再度要价。于是,舍曼以看起来失常的反应,在外交对手面前大哭大叫,表明她已经退无可退,逼使阿拉奇撤销了刚刚提出的条件,打破了谈判僵局。

    很明显,舍曼认为她这一招得很美妙,击退了伊朗,但是,在这两件相关的事件看到什么?

    1. 谈判中的最大障碍、或者说对美国来说、最关心的不是如何完成协议,而是准备如何利用协议来限制伊朗,最重视的是伊朗违反协议时,如何迅速制裁对方!也就是说美国心中所想的从来不是正面结果,所谓协议也不过是准备用来制裁对手的手段。

    2. 几年过去,我们不难发现伊朗真的完全遵守协议内容、是美国置协议于不顾,这也是为什么舍曼提出了几个违反协议后的方案,伊朗迅速接受,因为伊朗没有想过要违反协议,那违反后的制裁,当然也不重要!而舍曼还为自己的手段沾沾自喜。

    3. 舍曼认为“欺诈藏在伊朗的DNA中”,但事实如笔者一贯说的,美国指控他人的说法,必然同样是自己的行为,所以舍曼才会对“有如狐狸一般狡诈”这种标签欣然接受!

    经常有评论提到中美误判,但所谓误判是在错误的理解下形成的错误判断,但美国包括舍曼内的精英族群,带着两种非常可怕的心态:明知事实但本着利益而故意误导国民;无法抛开错误的原则、反而越踩越深,变成了迷信。

    这就令中美关系成为死结,双方的分歧如此巨大,又何来讨论的空间?现实里,拜登是在延续特朗普、而不是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正如到今天拜登上任大半年,不要说改变对华不理智的贸易措施,就连中断多年的中美定期经济对话,华盛顿都无意重启。

    或者最令人忧虑的是美国精英族群的真实反应:在会谈后的两个交易日,在纽约上市的中国概念股已经下跌了15%,虽然表面上被视为中国收紧科网企业的上市要求带来的冲击,但是真正的起源却是美国改变外国企业在美国上市的审计要求,以及禁止投资部分中国股票,触发了中国对真正的国家安全问题、响起了警号。

    更多精彩评论,请点击”评论──人人咖啡店”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