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永山:《跨党派合作协议》让政冷经热 | 中國報 China Press
  • 告别式
  • 刘永山:《跨党派合作协议》让政冷经热

     



    在2019年7月,时任中华总商会会长丹斯里戴良业说了四个字——政热经冷。顾名思义,政热经冷就是当权者勤于拼政治,却疏于拼经济。我于同年12月在本栏就此撰题《是时候政冷经热》,呼吁各造让政治降温,注重经济民生。

    当时的巫统和伊斯兰党还是在野党。所谓政热经冷,意指巫依两党频频以种族和宗教议题攻击和分化当时的执政党希盟。

    所以当时戴良业会长说了这4个字,抨击当权者热衷于争权夺利,以致不能专心管理经济。

    涵盖各层面政治改革

    没想到戴会长两年前说了这番话后,政局似乎并没有因为病毒肆虐全球而变成政冷经热。他所说的政热经冷反而变本加厉,以致马来西亚在7年之内换了3位首相。

    有人会挖苦,说你们马来西亚人好厉害,竟然用一张选票换来3个首相。

    在周一,主要在野党希盟和伊斯迈沙比里领导的联邦政府(没有人知道到底这个政府是国盟政府还是国阵政府)在国会签署所谓的“跨党派合作协议”,内容不仅涉及政治停火,也涵盖各个层面的政治改革。

    这里面的政治改革建议也曾经出现在希盟在2018年推出《竞选宣言》。不管喜欢与否,能够在下野的情况下迫使当朝政府落实《宣言》里面的部分建议,这本来就已经是值得高兴的进展。至于伊斯迈领导的联邦政府是否能够兑现承诺,只有时间才能证明。

    我简单涉略希盟和伊斯迈政府签署的跨党派合作协议,看看希盟和政府两者付出与获得的是什么?篇幅有限,这里不多加详谈,但一般得出的结论是,政府付出和承诺要办成的似乎不少。

    希盟在另一边厢似乎有点以逸待劳。他们主要承诺的就是在《2022年预算案草案》时投赞成或弃权票。即便如此,这也是有许多前提,例如政府在推出任何草案和预算案之前必须事先和希盟商讨。这样的安排,似乎有点“不平等”。

    存在许多问号

    这是否能够让希盟间接插手当下政府的各项事务?这样的安排对国盟和国阵会有什么影响?巫统的法庭派议员要如何处理这样的情况?

    这些问题现在没有答案,即便是签署协议的人,也不知道未来对方是否会遵守协议,尤其伊斯迈要承诺这么多东西。他是否能够抵销国盟和国阵内部的压力与不满,而向希盟的施压妥协?他会否成为国盟的总加速师?这样的协议对希盟、国阵、国盟和依党执政的州政府又会有什么影响?

    这个协议虽然还存在许多问号,但也是我国政治迈向成熟稳定的开始。只不过我们从来没有想到,协议里面所要提到的政治改革竟然是朝野双方在短期互调位置所达成的共识。

    值得一提的是,协议写道明年7月31号之前不会举行全国大选。可是,明年5月9号以后就是本届国会步入第五个年头,即最后一年的任期。全国大选届时也处于倒数阶段。砂?越州选举或许也有可能与全国大选同步进行,沙巴州才在去年9月进行选举,因此解散的机会不大。这样的情况也是我国历史上,至少是近20年以来不曾发生。

    是的,坊间有许多问题,但万事总要有开头。且看接下来会有什么进展吧。

    *本網站有權刪除或封鎖任何具有性別歧視、人身攻擊、庸俗、詆毀或種族主義性質的留言和用戶;必須審核的留言,或將不會即時出現。